歡迎來到「Purpose Hotel」:用一晚的休憩,改變遠處貧窮的命運

柯瑜 影音 2016/07/27 貧窮 | 旅館 | 飯店 | Kickstarter | 社會企業
Cover

你對一間旅館的期待是甚麼?價格實惠?充滿當地風情與特色?舒適及一塵不染的高級空間?


大概是綁著牛頓的影子,面對墜下的蘋果第一反應不是「好餓想吃」,而是「蘋果為什麼會掉下來」,這位行跡天涯多年的攝影師 Jeremy Cowart,同樣對於日常的事物有著奇特的切入點。當我們想著如何追求更舒適的飯店體驗時,Jeremy 卻思索著飯店背後牽一髮動全身的產業供應鏈,能不能體現在改變世界上?


於是這個想法跟了他四年,終於以「Purpose Hotel」的姿態,正式在 Kickstarter 亮相。


「不只旅人,世界上的每個人,都是這間飯店存在的目的」

以一個人的力量,可能永遠無法資助 300 位身處貧困的孩童,或是開鑿 40 口希望水井,更別說終結貧窮或毒癮的階層循環。然而 Purpose Hotel 建立了一種機制,讓上述的一切有可能成真。


旅者舒適安穩的住上一晚,就能改善至少一百位流離失所的難民、被貧困所苦的家庭的命運。怎麼做到的?


首先,當你 Check in 時,就已經成為 Purpose Hotel  體系的一環,在收據及線上帳戶上都會顯示個人與集體的影響力。接著你走到房間,門外的房號底下掛著男孩與女孩的相片,那是因為你的住宿費,而得以受教育、衣食無缺的孩子。


打開房門,映入眼簾的一切物品都能細數其翻轉貧窮的典故,從沐浴用品到手織床單、棉被,甚至大廳裡的家具,都是向窮困地區的居民訂製,增加他們的工作機會;飯店 Wi-Fi 收取的費用會被作為打擊人口販賣的資金;走廊牆上的藝術擺飾,亦詮釋背後技工的文化背景故事,甚至 Purpose Hotel 的設計團隊會不斷更新飯店內的陳設,讓幫助成為一種循環與創新。


而 Purpose Hotel 的網站系統,不僅使訂房服務更便利,還能探索飯店建築內的細節,讓你真正清楚這間旅社究竟替世界帶來哪些改變、幫助了哪些人。


群眾集資之意不在「集資」,而在「群眾」

創辦人 Jeremy 並不希望 Purpose Hotel  是一人事業,反而希望透過群眾的力量完成,「我們想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確保每個人都能享有乾淨的水源、得到應有的教育資源與合理的工作機會,以及有家可歸」,而當各地群眾都能成為飯店的一員參與者,Purpose Hotel 的建立便是具有世界性意義的。


這個目標反映在其中一項回饋裡,只要支持者於 Kickstarter 集資期間贊助 75 美金(約台幣 2,400 元),就能成為聯合創始人,一同見證、投身這場「飯店」翻轉革命。贊助者的肖像將被掛在每間 Purpose Hotel 裡,目前第一間的據點預計建於美國田納西州,未來,提案團隊抱著野心地說道:要讓 Purpose Hotel 在各地綻放、遍布地圖。


橫跨社群、社會企業、公平正義、科技與設計藝術的領域與議題,Purpose Hotel 不僅是飯店產業鏈的建構革新,更是商業模式的進程,興許能套在更多不同種類的企業上實行,為社會企業的功績再添一筆。


200萬美金,Purpose Hotel 打擊貧窮的願景能不能實現?

2006 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鄉村銀行創辦人穆罕默德‧尤努斯曾說:「讓貧窮留在博物館」,Purpose Hotel 這項帶有烏托邦氣息,有著宏大願景的專案,或許也是抱持「當你踏入旅館的那刻,貧窮就能消失在這世界」的期待在建造的。


然而再熱血沸騰的夢想,都還是有其風險要承擔,Jeremy 洋洋灑灑一大篇的風險說明就提到,從設計、購地、動工、裝潢到正式完工開始營運,需要的金額最少也要 600 至 1,000 萬美元,集資目標額的 200 萬,大概只能作為前期規劃的成本。甚至 Purpose Hotel 的建造時程最快也需耗時 2 至 3 年,可謂長期抗戰。


目前已有約莫 2,100 位的支持者、30 萬美金的集資額,Purpose Hotel 的願景正一步步邁向成真,而你願不願意賭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