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bble:如何活在Apple Watch陰影下

虎嗅網 人物 2015/10/03 手錶 | pebble
1458353805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 虎嗅網
Pebble:如何活在Apple Watch陰影下
虎嗅:本文來自Medium,虎嗅編譯,其中“做智能手錶中的Swatch”這個思路或許能給硬體創業者一些啟發~

 

時尚這事兒挺逗的,一件衣服或配飾的花費有時甚至能超過世界上絕大部分人的年收入。手錶就是這樣一個極端的例子,勞力士、歐米茄、百達翡麗就受到狂熱崇拜。Apple Watch,雖然看起來是生命週期短暫的電子產品,但很顯然也企圖躋身這一行列。

 

值得注意的是,本月早些時候,蘋果在其馬拉松一般漫長的發布會上宣布,新款蘋果手錶將推出愛馬仕合作款,搭配愛馬仕手工製皮革腕帶,價格1,500美元。沒人感到驚訝,因為蘋果早都把大家的大腦“洗”得妥妥的:這個靠藍芽工作的小玩意兒就是奢侈品。其宣傳片用帶有敬意的語言傳播這一觀念,那是在國王面前和玩高爾夫時才會用到的語氣。

 

當然,除了貴,時髦和有趣也是時尚的一種。潮人們經常把高端衣服和從跳蚤市場、廉價處理區淘來的飾品混搭在一起,尤其是在這些物件的設計直接又實用的時候。簡潔的設計一樣可以很性感。

 

這就是為什麼Swatch的銷量數以百萬計。Swatch不靠傳言推廣自己,而是靠節奏歡快的流行樂,就是你洗澡的時候會不自主放肆地大唱的那種。Swatch可能不貴,但戴起來也不會不得體。

 

4個硬幣厚的Pebble Time Gold

 

於是我們再來看看Pebble,這家公司有160名員工,製造的手錶以合算、開發者社區活躍、略讓人窘迫的極客外觀著稱。最近我見了他們的CEO Eric Migicovsky,這個29歲的加拿大傢伙並沒有一開始就亮出大牌。他進屋時拿著一把東西,包括一個雪茄盒大小的珠寶盒子。

 

接著,我們談了談Pebble的戰略,在談論到他們新發布的產品Pebble Time Gold時,談話達到了高潮,PTG是他們以前產品的美化版。“我們用的並不是真金”,他急忙補充道,很簡潔地說明了Pebble和蘋果的區別。PTG售價250美元,比此前的Pebble Time Steel貴50美元,配一隻金屬錶帶再加50塊。

 

進行了一系列的營銷前戲後,Eric終於在我面前拆開了包裝盒,那時我才意識到,這可不是他隨隨便便拿的一隻盒子。

1.png(Pebble Time Round)

 

盒子裡裝著5隻手表,與此前的Pebble手錶都不一樣。這些是被他稱為Pebble Time Round的款式,顧名思義,都是圓的,就像絕大多數的傳統腕錶那樣,而且更薄。Pebble Time Round 的厚度是7.5毫米,來對比一下,新款的Moto360——非常美貌的圓形智能表——厚度是11.4毫米,Apple Watch的厚度是10.5毫米。

 

從某種角度來說, 這個優勢並不明顯。這個系列的手錶大約四個硬幣那麼厚,而Apple Watch也不過6個硬幣那麼厚。但忘記這些尺寸參數吧。圓形Pebble手錶配備的皮質錶帶足夠漂亮,戴在手上不會覺得是帶了個電子產品,而就是一塊手錶。這塊手錶能給你發郵件、告訴你比賽分數、預報天氣、收發短信、顯示日程、提醒你颶風要來了。但同時,若你只是需要看個時間,它也是足夠隨意、好用,隨便戴上就行。

 

Pebble 如何打造智能手錶領域的Swatch?

 

Pebble Time Round本身就好比一大彩蛋,畢竟Pebble已經滿足了大家對於他2015年放大招的預期。這裡說的是今年2月在Kickstarter上推出的Pebble Time。當Migicovsky向我展示它的時候,他就自信這玩意一定會火。儘管許多行家認為Apple Watch的威力會阻止Pebble前行,他仍聲稱不會困擾於此。也僅僅是現在,在Pebble Time創下了Kickstarter募資紀錄後,他承認自己可能有過那麼一絲絲的懷疑。「我想,一名優秀的CEO ,必須總是有一點點擔憂。」他說道。在公司位於帕洛阿爾託的總部(他們馬上就就要搬到紅木城啦),員工們為募資金額開了賭盤。「大家猜的數字從幾百萬美元到更多更多。」他說,「但我沒有參與。我已經賭上了整個公司。」

 

幾分鐘之內,Migicovsky 知道他賭贏了。發售的第一天,超過四萬名用戶湧進網站,訂購了總計900 萬美元的Pebble Time 手錶。(目前已經超過了2000 萬美元。)

 

不過一杯香檳消泡的時間,Pebble意識到了自己在更大舞台上的位置。「在Kickstarter上,我們在30天裡賣了10萬塊Pebble Time」, Migocovsky說,「然後(兩週後)蘋果出來了,然後賣了個差不多150萬到300萬塊的樣子吧。」那是Apple Watch的首周銷售情況。

 

不僅如此,Apple Watch——還有與之競爭的安卓可穿戴設備也是——都能實現Pebble 做不到的事情。和Pebble 不同,Apple Watch (還有許多安卓平台的智能手錶) 能夠讓你即刻實現幾乎所有復雜智能手機的工作。它的顯示屏更艷麗,而且Apple Watch 有許多功能多樣的傳感器,可以讓這款設備成為虛擬健身教練甚至是心髒病專家。

 

但是Pebble 有自己的計劃。Migicovsky 走到白板前,畫了兩條曲線,有著相似的向上軌跡,相隔大概六七英寸。上面一條曲線代表蘋果和它的安卓競爭對手,這些是具有“手機等級技術”的手錶。這些產品會改進,但是只有在新技術可行的時候才可以。這些產品被它們的高成本和高性能禁錮住了。

 

「另一方面,我們所循的策略默認就便宜得多,但還有其它後手。」Migicovsky說道,「玩家們若不對其路線圖作出明顯調整,其價格壓根兒就沒法降到我們的水平。(因為他們已經將其產品功能水准定得過高)而我們能不費力地跳出來說,沒錯啊,其他人是使用了某款傳感器,我們也可在自己的技術中融會貫通。」例如,他舉例表示,用了電紙(e-paper)顯示屏的Pebble Time手錶變成了彩色版,但此舉所花成本並不高。

 

「所以,我們公司分析認為,未來越來越多的科技穿戴上身,我們所遵循的路線才更適於技術進步。」

 

如今,Pebble平民化的策略也有其他優點。這是一款可兼容安卓和蘋果手機的開源系統。因為鼓勵用戶破解產品,所以Pebble擁有一個狂熱的發者社區。另外Pebble還有一個並不秘密的武器,電池續航長達一周。

 

Pebble真正的秘密武器是更小巧的圓形手錶。「這不是一眼定生死的世界。」Migicovsky稱,「我們也不一錘定生死——不會就開發一款Pebble,然後僅僅是配上不同的顏色。大家要穿戴智能設備,要說人們不需要個性化、或說人們對各種不同的穿戴都不感興趣,恐怕是信口雌黃。」Pebble特別堅信,目前智能手錶領域並無適合女性或細腕男性佩戴的產品。就拿Migicovsky自己來說,儘管他身高6.5英尺(虎嗅注:約合1.98米),但他也自稱屬於細腕男性。毫無疑問,一款圓形產品則意味著向時尚潮流躍進一步——但須以輕薄為要。

 

「你的抉擇只能到此為止,如果想要圓形產品,就只能是冰球似的扁圓形。」他說。

 

Pebble's c首席策略官(chief of staff)Kristin Culp表示,這麼做的結果就是,這款手錶重量大概是Apple Watch的一半。(其實若算上錶帶的話,即便是輕巧版本的Apple Watch,也是29克的Pebble重量的兩倍多。)「它已輕到我戴著都能忘了自己戴了錶。」她說。

 

你大概會覺得,要做出一款輕量級的智能手錶,最大挑戰莫過於得從蘋果設計實驗室拉來一票設計天才。確實,外殼的工程設計需要一些非凡的硬件才能,並克服相當量的其他挑戰。但其實Pebble只用一招就能造出Pebble Round了。而這不算什麼技術功績,倒更像是個妥協。

 

Pebble Time Gold來說還需要什麼?

 

首先,他們只需將電池做小一點就行了。

 

事實證明,對於智能手錶來說,真正佔地方的就是電量儲蓄。把電池體積縮小,智能手錶就能瞬間冰球變籌碼。因此,不像此前的Pebble Time一般擁有長達一周的續航時間,圓盤版的Pebble也就夠你好好地用上個兩天。這砍掉了Pebble的一大優勢,但是作為彌補, Pebble配置了一個快速充電裝置,能夠在15分鐘給手錶續上80%的電量。

 

當然,問題還不僅於此。「當你開始把這錶往小去做的時候,很多的矛盾就會發生。」Migicovsky說道。「其中一樣就是,我們究竟能否重新想像用戶在這樣一個圓形錶盤上體驗Pebble。」

 

這個問題一直很棘手,一般來說,我們想在一個長方形或正方形的界面來呈現信息,圓形用來看時間來說很棒,但是就閱讀而言並非最佳選擇。

 

所幸, Pebble已經提前想好該如何改進。該公司在今年早些時候,換了個新操作系統,這一系統依據時間線來管理信息,迫使開發者們以一種跟最終呈現方式相隔離的手段來構築信息。因而,打個比方, 當ESPN在處理一個足球賽比分數據時, Pebble的操作系統就能給用戶展示全部的內容,不管他用的是方錶盤還是圓錶盤。(想像下,要是你最愛的球隊比分信息剛巧被圓形錶盤截去該有多鬱悶。)

 

這一方案並不完美——「比如說,表面看上去就不那麼酷炫了,」Migicovsky承認道。而Pebble究竟能有多少種方法,真正將所有的信息都圈在這小小的圓形錶盤中還未可知。但是,他堅信,開發者們為此所付出的努力都將是值得的。「採用圓形表面帶來的好處會讓大家腦洞大開」,他說道,「我的意思是,畢竟圓形表面才是經典嘛。對吧~」

 

於圓型Pebble Time來說,另一個轉變在於五款中有兩款都搭配了更窄的14mm皮腕帶,而另外三款則配置了20mm錶帶。那可是“女”表的經典規格。「所以,我們會認為說Pebble Time Round是第一款在女性手腕上恰如其分的智能手錶。」Migicovsky如是說道。

 

新款錶帶中更寬的那款,也要比之前Pebble手錶的錶帶(22mm)秀氣些許,這也意味著現在的Pebble擁有三個不同型號的錶帶。可以說,這對Pebble的開發社區而言是也個坑,畢竟這就表示現在他們需要為不同規格的錶帶做設計,盤算每種要生產多少。(第三方錶帶製造商對於Pebble來說很是重要,因為這家公司對“智能錶帶”敞開大門,以引進一些自身缺少的傳感技術。)「我們已經讓他們加班加點了」, Migicovsky說道。但是他們還需要更努力些。

 

該公司就已經在Best Buy、Target 、 Amazon 以及自己的官網上進行過預售了,併計劃於11月8日集中發貨。唔,會有銀色版、黑色版,以及(別慌,庫克).......玫瑰金版。你問價格?250美元。「我想這正向人們說明了Pebble是誰,以及我們想幹什麼。」 Migicovsky說道,「很顯然,我們並不想當勞力士。」

 

沒錯,這不過是你買一條愛馬仕版蘋果錶帶六分之一的價格。事實上,Pebble Time Round低廉的價格、輕便並不geek 的造型可能會打動一些已經擁有了Apple Watch的主,休閒娛樂來一塊。畢竟,“Swatch”就是“第二塊表”的意思(second watch)。

 

對Eric Migicovsky來說,與蘋果共存的狀態其實會不錯。「Pebble並不會想要去取代Apple ——真要這麼想還蠻蠢的。」他說道,「但是我們還是在巨人面前,來了幾發漂亮的進攻。」

 

這是Pebble歷險記的第二部分,我會不時拜訪Migicovsky 以及他的團隊,從內部審視其公司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