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出去吧!我們沒有比較差:專訪《Wow Taiwan!》策展團隊

jie 人物 2018/08/28 永續發展 | 文化 | 創作 | 國際 | 藝術 | 台灣
Cover

(封面來源:Wow Taiwan! 集資頁面)

如果給你一個世界舞台,你會將什麼放上去?

蘇打綠樂團 2017 年初進入休團狀態,團長何景揚(阿福)反而開始繃緊神經,不僅在台北市區打造藝術場景「達斯克巨人樂園」,今年更受邀擔任策展人、發起《Wow Taiwan!》集資計畫,號召多位知名藝術家與潛力新秀,要將台灣的藝術軟實力帶進美國紐約市立大學美術館。

(攝影:jie)

為什麼選在這時候?這件事是如何進行的?群眾觀點來到Wow Taiwan!策展團隊的「秘密基地」——華山站貨場,聊聊他們對這個計畫的想法。


今年秋天,就在紐約!

根據Wow Taiwan!集資頁面的規劃,今年 9 月初團隊就會飛往紐約開展,屆時活動將包含「TaiWonderful 人文大秀」、「X-Land 藝術裝置」,以及紐約各大景點的街頭快閃行動。

那個月是美國的 “大月”阿福說,當地 9 月美國網球公開賽、紐約時裝週,人潮會四面八方湧入聚集,剛好也是天氣特別舒服的時候,適合舉辦活動;對 Wow Taiwan! 團隊而言,那簡直是天時地利,只差一行人從台灣飛過去就「人和」了。


(圖片來源:Wow Taiwan! 集資頁面)

阿福找來的製作群名單個個來頭不小,包括國際知名的魔術師簡銘宣、台灣首位加入太陽馬戲團的舞者張逸軍、各大國際品牌和流行歌手都搶著想合作的導演陳奕仁等,這些人在各自領域裡已有一定的累積與成績,是什麼讓他們願意聚在一起從零開始,挑戰前所未有的藝術嘗試?

(攝影:jie)

做一件十年後還會留戀的事

「我們這一代是:我相信我努力到一個程度就可以被看見。」阿福回憶起學生時期,和一群夥伴窩在吉他社努力抓和弦的畫面。

比如說,我高二玩音樂的時候五月天出道,看到他們我就知道『哇,玩音樂可以成為那個樣子』,同期還有四分衛、亂彈、閃靈⋯⋯;後來上大學都在跑音樂祭啊,開始妄想自己站上那些舞台會發生什麼事情,就想往那個目標前進。」

可是我覺得下一代已經不是這樣,現在狀況就是很差,已經沒有亮點,沒有一個令人興奮、想要留下一些什麼的氛圍。」玩樂團的年輕人到小型 Live House 表演,台上團員比台下觀眾還多,回到家還會被長輩問什麼時候要去找個「正常的」工作。

對啊,誰不在意日子過得好不好、物價高不高呢。

「厭世」不只是流行語,而成為真實的心理狀態;當命案新聞、政治口水戰在社群平台上頻繁發酵,有沒有什麼是我們真正想追尋、想記得的?

這很嚴重。往後想十年會發現,你好像沒有任何值得留戀的事情。

當然不是以前就一定比較好,只是我們 (Wow Taiwan!) 想在這個狀態下,創造一些能讓大家專注、熱愛的事情」阿福補充強調,這次紐約行無論成功與否都一定要去,反正沒錢有沒錢的做法,睡在車底下之類的。(他聳了聳肩)


創造與延續,始於異於常人的瘋狂

實踐這樣的想法與行動,是不是都需要有「異於常人的瘋狂」?

對,就跟結婚一樣!」已是人父的阿福點頭大笑,「才能創造嘛!才能延續嘛⋯⋯」他也提到自己樂團的經驗,蘇打綠 2015 年發行的《冬 未了》專輯與德國指揮家 Bernd Ruf 合作,不僅歌曲是在德國錄製,更率領交響樂團飛來台灣小巨蛋表演,光機票住宿就是一筆大開銷,整場演唱會以高成本打造驚豔四座的高規格呈現。

當時蘇打綠沒有想像到的是,在那之後 Bernd Ruf 與北藝大音樂系學生「以樂會友」,更參與 2017 年台中爵士音樂節的演出;看似一次性的跨國合作,在台灣開啟了後續的音樂交流。

「現在也希望朝這方向努力,不要只是鎖在裡面。」阿福說,這也是他們選擇嘗試群眾集資的理由:如果只是抱著「沒有政府補助就不出國」的念頭,到頭來可能還是什麼都沒有。

「當你心中開闊,會想要去創造一些難得的事情,就很像我們變成一個歌頌者,倡議大家接下去做;無私地把自己丟出來,讓大家了解這些行為是有意義的。」


(圖片來源:Wow Taiwan! 官方粉絲專頁)

蝴蝶、母親與飛不出去的台灣人

具體聊到展演內容,「Taiwanderful 人文大秀」預計會是一場 5 分鐘的演出,開場影片由導演陳奕仁操刀,素人歌手愛群的歌聲將象徵母親,流動在整個表演之中。

第一次聽到愛群唱歌就覺得,她的聲音就是很多台灣人的聲音。」愛群是阿福去年推動《助星計畫》發掘的新聲,他說,那嗓音超齡中帶著某種難以形容的⋯⋯孤獨感?不要不要,用孤獨來形容好像只剩下負面。

阿福難以完整還原聽到愛群歌聲當下的感覺,但他很確定從中聽到了許多台灣人的「狀態」——靜靜振著翅膀,渴望飛起來、飛出去的一隻蝴蝶。

蝴蝶,是 Wow Taiwan! 團隊這一系列活動的核心隱喻。

過去聽蘇打綠的作品,主唱吳青峰常在歌詞裡寫到「蝴蝶」,但這次阿福與蝴蝶「再結緣」,並非因為團隊裡有青峰。

之所以決定要用蝴蝶來說故事,首先聯想到台灣曾有「蝴蝶王國」的美名,另一個角度是 Wow Taiwan! 團隊對這次行動的期待,希望就像蝴蝶效應提醒著人們,即使只是一點細微的變化,都可能撼動整個系統的連鎖反應。


(攝影:jie)

想呈現的不是「美」,是「真」

張逸軍則形容,這場 5 分鐘的TaiWonderful 人文大秀就像是以蒙太奇手法概述台灣,台灣四面環海又有山巒起伏,豐富的生物多樣性與地貌景觀,匯聚了不同的族群文化背景,「雖然我們小,可是我們的樣貌很多,真的沒辦法只用一樣東西來代表。」張逸軍說,甚至連舞者身上服裝使用的布料,都是 Made In Taiwan

但我也不認為這 5 分鐘就足以代表台灣。」張逸軍眼神誠懇、語氣堅定,他認為每一個人都有歌頌這座島嶼的方法,Wow Taiwan! 團隊集結這麼多專業的老師們,並不是在呈現台灣的」,而是台灣的「」—— 有好也有不好,有新生也有死亡。

世代更迭,往島嶼拍打的海浪從沒有停過。

這些年張逸軍去到世界各地才有感而發,有很多人一輩子都看不到海,而台灣是一個這麼容易跟大自然親近的地方,我們卻可能常常忘記這點。

我到現在也很納悶,我們都吃米,我們有稻田,我們的小孩子卻沒有下田插秧過。」


(圖片來源:Wow Taiwan! 提供 / Wow Taiwan! 官方粉絲專頁)

科技廢料再利用,裝置處處有巧思

不只動態的TaiWonderful 人文大秀」,相對靜態的「X-Land 藝術裝置」也讓 Wow Taiwan! 團隊絞盡腦汁。

這次他們在藝術裝置大量使用壓克力銅模增光膜等材料,建構出台灣的山脈、海岸線,以及在島嶼上飛翔的蝴蝶們,同時也隱晦地傳達台灣曾在國際上以晶圓代工起家。

底台燈箱會插滿壓克力管,管子末端斷面會透光,可以模擬光纖的質感效果。」對有舞台設計經驗的何理互動設計調皮工作室而言,從決定細節的那一刻開始,就是在說故事。

現代 3C 商品淘汰得很快,向來致力於循環經濟的 REnato lab 團隊,總將別人眼中的廢棄物轉化為柔軟、有靈魂且可再利用的材料,這次加入 Wow Taiwan! 參與裝置藝術創作,也同樣是秉著循環經濟的精神,將那些被淘汰的原物料「物盡其用」。

整個創作過程是充滿未知的,既不知道會從哪邊拿到素材,也不知道應用在裝置上效果好不好,他們善用彼此的默契與即戰力,邊試做邊取捨。

屆時,這座「X-Land 藝術裝置」將有 65 隻不斷振翅的大蝴蝶,以及 150 隻圍繞著山脈的小蝴蝶,就連蝴蝶們的排列方式都有巧思,是參考台灣中央山脈的剖面數據分析出來的。


(圖片來源:Wow Taiwan! 提供)

找一個與萬物產生和諧的方式

我們有很好的潛質,有大自然,又有多元的文化思想。」阿福有感而發又有些靦腆地提到,聯合國全球永續發展目標(SDGs,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鼓勵人們透過行動促進社會福祉、與自然環境產生和諧,身為台灣人應該是可以認知到這點,而且應該要很強大的。

「像台灣原住民文化就是在與大自然共生息,這是非常非常偉大的。可是也不要只講原住民。」或許怕接著講下去太抽象,阿福橫入一筆,說歐美觀眾很喜歡逸軍在太陽馬戲團的表演,因為他有西方文化強調的力道,也有東方文化將自身揉合大自然的柔軟。

人對環境有情感,迎面而來的挑戰就不會只是個負擔。或許 Wow Taiwan! 所渴望創造留下的,是努力突破現狀,為台灣下一代找到一個可以讓世界 “Wow”,而無需掩藏猶豫的樣態。

在 19 世紀的紐約,「群眾集資(crowdfunding)」的概念因一座自由女神像而成型;在 21 世紀的台灣,有一群年輕藝術家即將乘著群眾集資的力量,飛往紐約說台灣的故事。

如果你也認同 Wow Taiwan! 的理念,現在就來分享、贊助集資計畫吧!

>>> 點我前往 Wow Taiwan! 集資頁面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願意以最直接的行動支持群眾觀點,在文章右上角有個「媒體小農捐款灌溉」按鈕,按下它就能灌溉點數給我們滿滿的鼓勵,繼續為大家帶來更多群眾集資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