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讀者一起創作出更好的作品,專訪《殛天之翼》、《三國蒼天變》作者陳約瑟

外部投稿 人物 2017/06/09 群募貝果 | 出版
     2017 06 09   2.46.50
● 本文作者:鄭祤呈,現任職群募貝果專案經理。曾開過咖啡廳、待過獨立遊戲團隊。喜歡閱讀各式類型的書,擅長整合不同資源與合作,相信任何事情都可以創造它的價值。

 

西方奇幻與東方歷史的完美結合—— 《三國蒼天變》

三國蒼天變》,一部架構在三國歷史與西方奇幻文學上的原生創作,故事描述一群艾洛斯世界的精靈與獸人闖入東漢末年戰火紛亂的三國世界,面對這股突如其來的新勢力,身處三國的人類要如何面對?在赤壁之戰後,曹操挾天子稱魏公,劉備則佔領了益州,孫權擁江東的勢力割據一方,三國鼎立的局面就此開展的當下,突如其來的新勢力又會對此產生什麼樣的變局?那些我們所忽略的史實人物又將開展出什麼樣的故事?


陳約瑟睽違十幾年再度復出,當年第一部作品《殛天之翼》 曾為市場造成不小震撼,有人曾形容那是台灣第一本奇幻小說大作,至今仍有許多讀者殷殷期盼作者的後續創作。而這樣一位傳奇性的奇幻作家現在帶著新作《三國蒼天變》回來了!究竟他有什麼樣的魅力讓眾多讀者如此期盼與喜愛,就讓我們來細細拆解與品味這部全新架構的奇幻歷史故事吧 !

三國值得回味,更值得用奇幻的方式回味

以三國改編的作品多到不勝枚舉,許多讀者好奇為什麼要再使用此題材於新的創作中?陳約瑟解釋:「選擇大家都知曉的題材『三國』,其實是試圖從中找到新東西,希望回歸小說、故事體驗本身,不希望有太多商業上的包裝。」,這樣的創作過程無異是與市場走向不同的方向。


陳約瑟表示,他希望能融合「三國」與「奇幻」這兩個元素,除重新發展外,也不會堆疊過多元素,而是回到故事原點——用東漢世界與奇幻世界的獸人和精靈種族的故事,讓讀者看到這些角色如何發展他們的關係。《三國蒼天變》就是希望將經典重塑,從故事的原點來出發。


「三國故事中其實有許多有魅力的人物,例如陳登,他在正史與演義中都展露了一手,被評價為非常出色的英雄,但後來就急速消失,考據其他雜史才發現他其實很早就死了,所以在近代商業作品中沒有太多描寫他的故事。」《三國蒼天變》特地將這樣的人物角色重新勾勒出來,透過不同的互動來說出這些不為人知的英雄事蹟。

除此之外,還有大家熟悉的人物:譬如被神化的關羽,實際上是個有人性、甚至不好相處的人物,在那樣的天地劇變中他又會做出怎樣的行動?又如吳國的闞澤,在演義中少見其名,但若三國歷史重新洗牌,他會不會挺身而出?又如魯肅,在演義中他的表現很畏縮,但實際他是個文武兼資的英雄,這些角色的全新發展,都是《三國蒼天變》想重新帶給讀者的體驗。

會魔法的陸遜與充滿奇幻色彩的東漢末年
奇幻世界已是種典型的故事架構,如果要重新界定可以怎麼寫 ?對陳約瑟而言就是回到最原點去想像融合起來會發生什麼事。「東漢末年時期很適合精靈與獸人發展,那時的儒家有點巫術色彩,士族擁塢堡自重,戰亂造成文明荒廢,很多蠻荒區域沒有開發,有點黑暗時代的感覺。」從精靈與獸人的角度來看人這個種族,藉由這些角色凸顯史實角色的性格,用新的元素創造可能性,模擬史實角色可能的反應。


以舊有的故事論述來看,吳國是一個較邊緣的角色,但藉由蒼天變異的過程把奇幻力量加進去,或許陸遜可以做出全新的改變,了解他早期在沿海蠻荒地帶開發的生涯、陸家與孫氏政權相互制衡的背景。當我們熟知的陸遜擁有魔法的力量,或許他就會有與歷史形象完全不同的選擇。

創造能與讀者一起經歷的小說世界 : 陳約瑟談寫作
陳約瑟是如何踏上寫作這一途的呢?他表示,小時候活在教改前,家教十分嚴格,生活總是被壓抑。因此,當有機會接觸到國外東西時,頓時令他覺得驚豔萬分。國小的時候,他就常被老師指派說故事給同學聽,或許就是這些點點滴滴的積累,讓他踏上創作這條路。


持續寫故事的他,某一天看到出版社在徵稿,於是抱著試看看的心情投稿,沒想到這麼一試,就讓他生出了奇幻大作 《殛天之翼》 ! 陳約瑟對於《殛天之翼》 與創作這件事情坦言 : 「其實我就是把以前累積出來的想像、玩遊戲、看動漫、看電影的能量丟進去而已。對我而言,故事代表的意義就是世界觀、是角色、是生活中不能得到滿足的那些部分,我想把想像全都丟進裡面去彌補。我相信作者跟讀者在寫故事與閱讀故事時的體驗應該是要一樣的,就是在經歷那個世界、經歷那個角色。」

(▲ 影響陳約瑟最深的作品 : 撒克遜英雄傳 (華特·司各特)、銀翼殺手  (菲利普·狄克)   )

募資,給了我一個與讀者共同創作和對話的空間


「其實我有預期要上來撞牆。因為大家會覺得說,傳統的出版應該長那樣,為什麼會選用募資?募資不是一個商業行為嗎?有些創作者很排斥這件事情,但我覺得說故事的本質其實是直接面對讀者。」


與一般出版的最大差異在於,三國蒼天變在出版前就先公布了 3 個章節讓讀者試讀,一方面讓大家更加認識故事,另一方面也可從中了解讀者對故事的想法。這種新模式的嘗試,讓即使是擅長說故事的陳約瑟也認為有辛苦的地方。
他說,寫作是追求一個全新的世界,跟外面世界是沒有關聯的,「現在資訊發達反而需要花更多時間對話,跟陌生人說明清楚,什麼事情都要說清楚,我覺得是這次說故事的重點,我要把故事講清楚,學會說人話 (笑)。」


一起踏入三國蒼天變,創造屬於你我的世界

「我希望寫出身歷其境的小說,而且小說本身有完整的世界觀、是絕對的,不受到其他干擾的,我期望自己成為這樣一位創作者。這同時是一個宣言,希望大家可以看到這樣的世界不斷呈現出來,而最重要的是說,它其實不是個人創作,這個異想世界應該有更多人參與、有共鳴,然後它才會擴大、才會有更多更新的東西進來。故事是這個世代的產物,會有競爭與淘汰、擴張和融合,這是沒有辦法避免的,我們只能盡量去把故事講好,持續做這件事,不管你是用讀者的角度、工作者的參與,還是說你也出來創作,希望大家能一起參與一個故事的創生。」


就因為我們對三國如此熟悉,所以更能體會這些三國人物身處奇幻世界中內心的各種掙扎與行為轉變上的趣味。迷人的故事從來不會因為熟悉而無趣,反而在融入全新的元素後,會帶來更多意想不到的刺激與想像。☛ 點此 進入三國蒼天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