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群募挫折,林大涵:失敗未必是錯誤,最可怕的是犯錯卻沒感覺

數位時代 教室 2015/12/05
Af7r4846
「即使你覺得自己的案子沒有準備好,還是可以勇敢踏出集資的第一次。因為在你創業的過程中,不一定只會做一次的集資,整個累積經驗的過程反而是最寶貴的。」——牽猴子整合行銷負責人王師。
「群眾募資最開心的就是可以看到各行各業裡眼睛著火的人。」——凱娜棉條品牌總監曾穎凡。

2015 Meet Taipei「創新創業嘉年華」活動的現場,在「創新沙發客」論壇中,群眾集資顧問公司貝殼放大創辦人林大涵和牽猴子整合行銷負責人王師、凱娜棉條品牌總監曾穎凡、以及NEXUM創辦人張之耀,一起討論群眾募資團隊容易碰到的問題。

數位時代
(圖說:在2015 Meet Taipei的論壇中,參與過群眾募資的提案者分享自己的經驗。圖片來源:許文貞攝影。)

Q1:怎麼看群眾募資團隊無法完成計畫的狀況?

NEXUM是一間無線HiFi音響產品的台灣新創品牌。據林大涵統計,NEXUM也是台灣目前在全球所有的募資平台中提案最多次的品牌。然而NEXUM最近的群眾募資產品耳機專用微型擴大機「AQUA」,卻發生在集資結束之後發現瑕疵,因此更換產品設計,引起部分贊助者不滿。

數位時代
(圖說:NEXUM創辦人張之耀分享群眾募資產品AQUA實際遇到的問題。圖片來源:許文貞攝影。)


NEXUM創辦人張之耀表示,以硬體的群眾募資產品而言,從做出樣品到最後的量產階段,中間會遭遇許多不同的風險,所以經歷過「AQUA」,讓他非常能理解近來常聽聞群募團隊延期交貨或無法出貨的狀況。

但張之耀也認為:「群眾募資的贊助者就像我們的朋友。」因此面對部分贊助者的情緒發言,「態度要擺在最前面。」張之耀表示,重點是對自己做的事負責、對支持你的人負責的態度,因此一定要保持溝通管道的暢通。

Q2:在群眾募資的過程中,做的最對或最錯的決定?

凱娜棉條品牌總監曾穎凡表示,現在回想,做的最正確的決定就是選擇群眾募資而非獨立集資,並且在最初就找到對的合作夥伴幫忙。曾穎凡認為,雖然以「凡尼莎」過去在女性生理用品推廣的耕耘,應該是有能力自行集資到150萬,但如果真的自行集資,就不會知道自己其實有做到900萬的能力。因此曾穎凡認為要在群眾募資平台提案,最好不要只有自己一個人,而是一個團隊一起思考,或是找到對的合作夥伴幫忙。

張之耀則說,雖然做群眾募資是正確的選擇,但不要對自己太有自信,因為中間會發生的狀況往往超乎想像。他認為自己最錯誤的決定就是當時只有一半的把握就決定提案群眾募資,如果當時花更多時間驗證產品,就不會發生需要賠錢重做的結果。

「失敗跟錯誤不是等號;有時候失敗不是因為錯誤,錯誤也不一定會造成失敗,但最可怕的是犯了錯卻沒有感覺。」~貝殼放大創辦人林大涵。

Q3:選擇以群眾募資推出產品卻被抄襲,該怎麼辦?

「其實提案者是有辦法保護自己的。」曾穎凡舉例,像是月亮杯的群眾募資上線那天,商標的專利就送件了。但其實在送件的過程中,有發現過去也有人提出過類似的產品,但最後卻沒有上架。

「事實上,在這個地球沒有所謂只有你自己想得到的點子,大部分的點子都是重複的,只是很多人沒有做出來。」~凱娜棉條品牌總監曾穎凡。

數位時代
(圖說:凱娜棉條品牌總監曾穎凡表示,提案者可以利用申請商標專利等方式保護自己的。圖片來源:許文貞攝影。)


曾穎凡表示,即使別人要抄襲你的產品,可能動作也沒有你快,資源也沒有你多。但如果真的被抄襲,別人也真的做得比較好,那就承認自己不夠好,「乾脆認輸吧!」

張之耀也說,功能可以抄襲,但設計無法抄襲。「我們做的產品其實大部分是領域內的人都知道要怎麼做的。」產品真正的門檻是「設計」。「設計是無價的。」

Q4:群眾募資的過程中最辛苦的事?

牽猴子整合行銷負責人王師表示,最難的是如何設計出有別以往的方案,以及如何精準的計算出執行成本。

王師舉例,在「太陽・不遠」的募資提案中,最後卻發現光是衍生產品的郵寄費用就花了四十幾萬,案子執行完之後還賠了錢。有許多像這樣的實際活動的執行細節不一定能事先想到。

數位時代
(圖說:牽猴子整合行銷負責人王師以電影和紀錄片的群眾募資案例提出觀點。照片來源:許文貞攝影。)

「不要想太多,做就是了。因為只有做了才會知道會碰到什麼樣的困難,才會在那裡學到東西。」~NEXUM創辦人張之耀。

林大涵則舉例,就像是坐著飛機飛上天,心裡總是不停地擔心會不會墜機一樣,「群眾募資的提案過程就像一架永遠不會降落的飛機。」張之耀也認為,做群眾募資就是要從頭做到尾。「募資專案的結束,才是一切的開始。」曾穎凡則說,對消費者來說就是一筆錢,但對他們來說,卻是代表九百萬的壓力。

但對於提出群眾募資計畫,張之耀和曾穎凡都表示,這是最好也最適合的選擇。「只要好好的做,大家都會看得到。」曾穎凡說。


◉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 數位時代,作者:許文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