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你敢不敢談未來?《十年台灣》首映+全台巡演集資計畫

一零 集資計畫 2018/12/26 議題 | 社會 | 台灣 | 電影
0

十年太短,短得來不及見證地久天長;十年太長,長到你看不見這座島嶼的未來,究竟要走向何方。

十年電影工作室策劃的十年台灣》,由劉嘉明擔任監製,五位導演勒嘎舒米鄒隆娜呂柏勳謝沛如廖克發,來自不同成長背景,分別執導〈惡靈罐頭〉、〈942〉、〈路半〉、〈蝦餃〉、〈睏眠〉五部短片,其中涉及新住民議題、原住民故事、少子化與空污等現況,透過鏡頭影像反映台灣社會未來的想像。


〈惡靈罐頭〉描述一名蘭嶼原住民對核廢料的恐懼。1978 年,政府欺騙達悟族人要在島上興建罐頭工廠,完工後卻成為核廢料的集中地,老人從黑髮抗爭到白髮蒼蒼,十萬多桶核廢料仍被放在那裡


導演勒嘎・舒米本身是阿美族人,擅長用鏡頭呈現大眾所不知道的台灣角落、聚焦島嶼生命的每一張臉孔。〈惡靈罐頭〉不同於新聞媒體只關注議題表面,著眼的是島上居民真真實實的生活片段,是台灣的的確確存在的幽暗角落。


〈942〉透過科幻寫實交雜的故事線和複雜的角色關係,帶領觀眾在不同時空穿梭。醫院裡的護士姓名被編號取代,每天必須配戴面罩度日,彷彿是末世的醫院場景。短片取材於菲律賓移工在台灣遭雇主性侵的真實社會新聞,故事不僅關注移工境遇,更觸及同性戀及空汙議題,以寓言式的手法引人入勝。



擁有一半菲律賓血統的導演鄒隆娜本身就是新移民二代,鏡頭裡講的似乎是移工故事,實際上是在點醒台灣人,我們也正在成為向外輸出人力的國家。許多「鏡像」的敘事手法,彷彿暗示著:年前她的故事,十年後會不會就是我們的樣子?


〈路半〉短片聚焦的對象是猶豫該不該往台北發展的青少年,鏡頭隨著少年與他的朋友到處悠晃,不願離開家鄉卻又找不到工作,流連在廢棄的工廠中萬分迷惘。十年後的台灣城鄉差距依然存在,鄉下青年的就業問題也沒有改變。


年僅 26 歲的導演呂柏勳是 2017 年台北電影獎的最佳導演,長期透過影像關注家鄉雲林,因此在討論台灣偏鄉及貧富差距問題時相當接地氣。


〈蝦餃〉諧音「瞎攪」,是《十年台灣》五部短片中唯一的喜劇,揭露台灣年輕人因為薪資太低、無法買房、養不起小孩不如不生的心態。短片以類似劇中劇的問答方式,凸顯傳統家庭在不久的將來所遇到的矛盾與衝擊。


導演謝沛如使用趣味和輕鬆的風格諷刺台灣少子化的問題,從情節安排到演員調度,都有別於《十年台灣》整體的沉鬱氛圍。然而「沒有小孩」和「沒有辦法想像未來」是有些呼應的,像是泡泡一樣,往裡面看好像一切都好,實際上卻又是脆弱而不堪一擊


〈睏眠〉創造了一個人們不斷渴望睡眠、追求睡眠的虛構世界,在這個世界裡可以自由選擇夢境,進入深沈的睡眠,暗示未來世界複雜到讓人寧願以這樣的方式尋找私人的平靜。然而,就算閉上雙眼逃避一切,是否就能真正獲得平靜?

來自馬來西亞的廖克發導演解釋,「睏眠」兩個字去掉眼睛之後就是「困民」,電影裡的人們都看得見,卻困在眼前又真又虛的世界裡導演以超現實的手法敘事,他眼中的台灣,似乎也是以這樣的狀態矛盾僵持著。


不論你對台灣的下個十年樂觀或憂慮,十年電影工作室都誠摯邀請群眾走進電影院,透過對未來的思考,反思現況、採取行動。現在贊助專案,可獲得限定版明信片、時光膠囊等珍藏版集資回饋品。


>>> 點我進入《十年台灣》首映+全台巡演計畫

(本文圖片皆取自集資頁面)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願意以最直接的行動支持群眾觀點,在文章右上角有個「媒體小農捐款灌溉」按鈕,按下它就能灌溉點數給我們滿滿的鼓勵,繼續為大家帶來更多群眾集資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