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貼心「打鐵仔」的需求哲學,翻轉家具的刻板定義

柯瑜 專訪 2014/11/04 打鐵仔 | Patya | 家具 | 產品設計 | 台灣設計 | 專訪
Img 8377

(圖:打鐵仔的兩位設計師。左為劉彥辰,右為黃釋民)


自去年 9 月成立的「打鐵仔」家具品牌,累積了多達 2 萬人的龐大粉絲社群。從穿衣好朋友、角落好朋友到毛巾好朋友,他們以「好朋友」的概念出發,賦予家具溫度與靈魂,擬人化家具的「貼心」感,目前第一波的七款「好朋友」系列,集資金額已經衝破 300 萬。〈延伸閱讀:Patya 打鐵仔 ─ 為你而生的家具,就是最懂你的好朋友


 

打造這一系列貼心家具幕後的設計師,是兩位年僅 21 歲的屏東大男孩,同樣靦腆,卻又帶有不同的氣質。劉彥辰的誠懇外表,配上有邏輯的思緒,儘管偶爾有惡搞的調皮,卻不失可靠感;黃釋民(東東)則是有著能融化一切的微笑,輔以浪漫派的談吐,兩人的搭配正如「打鐵仔」家具鐵與木兩種元素的揉合,剛強與柔暖並陳,看似突兀卻又百搭。


兩位好朋友,共同催生「好朋友」系列

「我們是高中同學,大學又在一起住了三年,都快變成連體嬰」,大概是長久培養的默契,他們異口同聲地說道。同是專攻商品設計系的兩人,在畢業之前想以所學專業,更早地與社會接軌,於是萌生了設立家具品牌的想法。

 

「家是每個人的避風港,在港灣裡陪伴你的主要就是家人與家具。所以我們希望將家具視為貼心好友,解決人們生活中的日常需求」,從「家」而生的靈感,延伸到家具,在彥辰與釋民的眼中,家具不再只是「物」,更蒙上一層「溫馨」的人性色彩。聽著他們的侃侃而談,小編彷彿也沾染到兩位愛家好男人的光輝。


然而理想與現實的距離,往往殘忍,以學生身分創業的他們,大吐苦水地說:「其實我們並不希望出去給別人的觀感是『我們是學生』,因為學生的形象會帶來『不專業』的刻板印象。像我們設計出一款產品後要畫製圖、工程圖,接著去跟工廠洽談,光是這個洽談的過程就有好多問題,他們會覺得我們是學生,沒有經驗、做不來,這方面我們遇到好多瓶頸」。


儘管如此,兩人依舊咬著牙、扛著創立「打鐵仔」的熱情初衷,不斷地找尋出路,「我覺得既然我們要做這件事,就要把它做到最好,不要去想說失敗了因為我們還是學生所以沒關係」,劉彥辰語帶堅定的說。


態度認真的他們,時常花大把的時間精力,瘋狂瀏覽國內外的家具作為靈感來源,甚至隨身攜帶一把捲尺,跑遍 IKEA 與明日聚落等據點,體驗不同長寬高規模的家具設計,更藉此培養視覺上的美感,「畢竟在開創自己的風格之前,還是需要大量的臨摹練習」。


集資一路走來並非沒有膽戰心驚的時刻,難免會產生「我們的夢想並沒有這麼值錢」的自我質疑,「幸好有一群廣大的網友願意一直支持我們做這件我們很喜歡的事情,真的很謝謝他們」,劉彥辰與黃釋民感激地表示。


量身設計的使用者體驗,打鐵仔的貼心暖你心

所謂「貼心」,勢必得著墨於生活中的小細節,讓人猝不及防地感到一股暖意,打鐵仔便是如此,貼心的功能常常令人有「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驚喜。


以「工作好朋友」來說,凌亂的桌面總影響到工作環境的整潔與辦公情緒,當雜物堆積到一定的量時,你突然發現工作好朋友的隱藏收納盒功能,能簡單解決困擾,便會情不自禁讚嘆:哇,設計師這樣設計真的很用心!


黃釋民說,「若要自居為貼心的家具,我們就必須以非常適合且直覺的方式,去解決人們生活中會遇到的問題」。劉彥辰接著補充道:「我們想要打造多功能性的家具,比如桌子除了置物更能收納,立鏡同時也能搭配抽屜,給使用者一套家具多種滿足的體驗」。


從生活經驗出發的親民設計

這些貼心的多功能設計,大部份都來自兩位設計師的生活經驗。黃釋民開誠布公地談到自身的雜亂:「書桌兩側的雜物常常越疊越高,凌亂的電線也惱人地佔據工作區域,『工作好朋友』的靈感因此應運而生,讓桌面下的收納空間把不方便見人的髒亂隱藏起來;『角落好朋友』的起源也差不多,因為宿舍的衣服都到處亂丟,我們就想說如果能把衣物丟到一個最不起眼的地方,又方便拿取,家裡豈不是乍看之下乾淨很多?」說這段話的同時,黃釋民露出一貫的暖笑,令人不忍苛責他的創作契機。


劉彥辰則提到「穿衣好朋友」的設計發想是源於半夜不能照到鏡子的傳統禁忌,於是將立鏡設計成能夠旋轉,晚上睡覺時就不用特別費力地將鏡子搬來搬去,另外亦安排有組裝抽屜的空間,以滿足許多人的儲物需求。「如果怕早上起來會被自己帥醒,就可以把鏡子轉到後面」,大概是意會到這是多麼語出驚人的一席話,劉彥辰自己講完也害羞的笑了一下。


作為「初生之犢」,他們坦言自己其實也是在錯誤中跌跌撞撞地走出一條路。在設計原型的發想階段,一開始是採取各想各的,卻容易因此陷入死角與盲點,後來就逐漸導正為團隊一起討論、修改想法,「我們討論的方式很不溫柔,會直指對方的缺點,但正如有礁石才會激起美麗的浪花,我們彼此『刺激』對方,就能得到最美、最好的成果與想法」。


網友們的意見,讓「好朋友」更「好朋友」

當然,若團隊閉門造車,無可避面地會淪為自我感覺良好,打鐵仔的前測問卷蒐集了約一萬名網友的回饋,他們也以認真、謙虛的態度看待每一條建議,甚至將其採納在家具的設計裡。


「穿衣好朋友」最初僅有旋轉全身鏡及收納的功能,但許多人在問卷裡表示需要披掛衣物,還有抽屜置放凌亂的雜物,於是在歷經一番絞盡腦汁後,穿衣好朋友便新增了吊掛設計與後面多層置物的空間。而「置物好朋友」的用途之一,是想將印表機、未拆封的 DoubleA、準備要印與已經印壞的紙堆,能融合在同一個家俱裡面存放,原本設計的寬度只可容納一疊 A4 紙,後來聽取網友的意見,打樣出能並排放兩疊 A4 紙的空間,整體設計更符合實際需求。


 

這些來自廣大網友的想法,完善了家具的設計細節。鑒於第一波的前測問卷經驗,針對接下來第二波即將推出的家具好朋友,打鐵仔採用更直接的方式──在臉書貼文與粉絲網友們互動,「設計這件美好、有趣的事,應該要讓大家一起參與。集結網友創意能量一同發想設計的產品,想必也會是他們更想要的樣子」。


好朋友系列之後?

「好朋友」畢竟只是一個意象,家具能扮演的角色絕不僅於此, 誠如兩位年輕設計師總有意無意表露出的「小光棍的哀傷」,以及打鐵仔的粉專文案:Patya 家具帶給你 24 小時不間斷的陪伴,令小編不禁好奇他們未來有沒有開發「好男/女朋友」系列的打算,以拯救龐大的單身族群(包括小編)與他們自己。


黃釋民與劉彥辰兩人聽到後,毫不掩飾的大笑:「我們比較想設計好女朋友系列耶,設計給自己用」。總之可以確定的是,不論往後的家具會以甚麼樣的角色型態推出,打鐵仔始終會圍繞著「貼心」的核心價值,打造更多讓生活更方便的家具。


言歸正傳,「那在第二波之後,有沒有更遠程的計畫?」被問及未來規劃,兩人表示目前已經有店面展售實體,更遠程的夢想會希望設計美感與產品品質的層次能提升地更高,將「打鐵仔」品牌推向國際,「讓更多人看到我們的設計,然後他們也喜歡我們解決生活中問題的方法」黃釋民說。


工業設計的需求理論裡提到,好的設計必須走入人群及市場最前線,敏銳地撿拾人們生活周遭遇到的各種需求,而打鐵仔將好設計的精隨發揮的淋漓盡致。隨著第一波集資的出貨時程開跑,他們誠摯地面對每一個回饋與抱怨,期待能做出更棒的產品。


聊到自己設計的家具,黃釋民與劉彥辰的嘴角始終上揚著,那是在追逐熱情的人身上才會看到的自信神情,相信他們未來不論前往何方,都能帶著這樣的笑容走下去。


「我們還有很多不足,但我們一定會持續努力。或許有人不喜歡,但我們依然會用盡心血在每一個打鐵設計!我們會讓這世界看見,在這小小的島嶼上,有一群熱愛設計的少年仔,正在努力用家具改變生活,用設計改變這個世界!」──打鐵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