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不是無印良品,也不需要是:專訪「藺子工作室」創辦人廖怡雅、李易紳

jie 專訪 2019/08/31 創業 | 藺草 | 編織 | 苗栗 | 文化 | 手作 | 工藝 | 在地 | 台灣
Cover

(位於苗栗苑裡的藺子工作室店內一景。攝影:jie)
兩位 30 出頭的青年、一間小巧的店面,如何將台灣傳承近 300 年的藺草編織工藝,以群眾集資的能量再寫新頁?頂著太熱烈的 8 月艷陽,我們親身造訪位於苗栗縣苑裡鎮的藺子工作室」—— 才一推開門,滿室清雅的藺草香就讓燥熱身心瞬間獲得舒緩。
(藺子工作室創辦人,左:李易紳 / 右:廖怡雅。攝影:jie)
藺編工藝很老,但藺編作品可以很年輕
藺草是一個很自然的存在,你平常不會特別注意到它,但當你進到有藺草的空間,就會覺得是一個很棒、很舒服的氛圍。」藺子工作室創辦人廖怡雅、李易紳因藺草而相遇,在這坪數不大的店面空間裡,藺子展售的藺編作品從貼身的帽子、手提袋、側背包,再到實用的杯墊、零錢包、書衣、名片盒等,多元的品項就是要讓大家知道「藺草一點也不老氣」,純手工編織再結合金屬、布料、素食皮革等異材質,就能打造令人耳目一新的樣貌。

(款式眾多的藺草帽,是藺子店內的銷售主力。攝影:jie)
一句「可是你不是無印良品」,種下做好品牌的決心
怡雅從學生時期研究藺草便觀察到,不少台灣人願意花一兩千元購買進口的草編製品,卻不知道台灣也有品質不輸外國的藺編製品。「當我們嘗試向大家介紹苑裡的藺編品質不輸無印良品,就有人會說『可是你不是無印良品』。」這句話讓怡雅聽得很不服氣,想做好品牌的決心也跟著強烈 ——「明明我們的素材沒有比較差,我們就是想要做給你看。」

(剖面近似正三角形,是苑裡正三角藺的特徵。攝影:jie)
得天獨厚的「正三角藺」是苑裡之光
我要讓大家明確看到這就是苗栗苑裡手作的產品,有它背後的辛苦跟價值。」怡雅說明,受到生長氣候與土壤影響,台灣各地種出來的藺草特性不太一樣;創立於 2016 年的藺子工作室,產品選用種植於大安溪以北、苑裡溪以南的「正三角藺」,這種藺草吸濕能力可達到一般草類的 2 ~ 3 倍,因此特別適合製作成親膚的草蓆、草帽等,吸收人體濕氣後再拿去曬太陽,它特有的清香會因日曬更明顯、草色也會隨之變化,而且沒有傳統草製品久曬易脆化的缺點。

正三角藺的剖面近似一個正三角形,這也是「藺子」品牌 LOGO 的由來。
(開店快 3 年來,有不少媒體報導過藺子。攝影:jie)
父母曾嗆她「以後吃虧就不要回來哭」
然而,當年怡雅自創品牌面臨的第一道阻礙,就是自家爸媽。「我父母一開始說『妳如果不聽我們的話,妳以後吃虧就不要回來哭』,直到他們看到報章雜誌有報導藺子、比較能看出一些成績後,就覺得好像是可以認同了。」那些又硬又刺的話慢慢織成柔韌的陪伴,爸媽親自到工作室來探班,也開始會傳一些參考案例給她,建議品牌未來的走向。
剛落腳苑裡時,有街坊傳言稱藺子是要搶傳統帽蓆行的生意,也有人質疑這麼做是否有助於在地藺編產業的發展。「以前我內心會過不去,覺得別人都不懂我們在做什麼。怡雅自認情緒容易受影響,但現在也學會放寬心,要把更多注意力集中在自己想做的事情上。身邊朋友這樣鼓勵她:「有人想要打擊妳,表示他覺得妳跑在他的前面。」。

(藺草編織考驗工藝師的巧手、專注與細心。攝影:jie)
藺編作品有著無法複製的「手路」
我覺得藺編作品最迷人的是『手路』,像我們店裡產品出自幾十位不同的阿嬤,每頂帽子看起來很像哦,可是我跟易紳一看就知道這是誰做的。」怡雅透露,從編織細節就能觀察到每位工藝師的個性,還有她們手作當下的狀態,賦予作品獨一無二的生命力。那是工廠量產不能取代的溫度。
起初,怡雅和易紳尋找合作對象是請當地人幫忙聯繫,向會編藺草的鄰居阿嬤預定少量件數製作,堅持以對阿嬤們較為友善的價格收購,並在交貨當下付清對應款項,讓阿嬤們無需承擔店面銷售的業績壓力。藺子開張一年後獲得口耳相傳的愛戴,開始有素未謀面的當地人會帶作品來店裡毛遂自薦,人情網路漫展開來。
「阿嬤阿桑都叫他『帥哥』!」怡雅笑著指向易紳爆料。
(易紳正加工著藺子店裡的人氣商品——迷你藺草帽。攝影:jie)
全班最讓老師頭痛的他,謝師宴卻第一個掉淚
同為藺子創辦人的易紳,與藺編工藝有著戲劇般的連結,適合搭上一首茄子蛋樂團的〈浪子回頭〉。

我以前真的是一個很愛玩的人,就是在班上帶頭起鬨到畢業老師都還記得我、對我又愛又恨的那種。」易紳笑道,高中謝師宴那天他是全班第一個哭的人,真情流露讓大家嚇傻,老師還上前給他一個擁抱。離鄉換過數個工作、也曾待過夜店的他,在一場手術後又回到苗栗來。
「因為脊椎開刀後要休養一年,我回到苑裡來,在家沒事做很悶。親戚介紹我去做推廣藺草的社區工作,想說也不會太累,就去看看。去了才發現自己家鄉有藺編產業,接著就是很神奇的緣份了⋯⋯。可能因為我從小沒有阿嬤的關係,我跟她們有很親切的感覺,講話蠻直接、有時候也會嘻嘻鬧鬧的 (笑)」易紳從這些阿姨、阿嬤們編織藺草的雙手中,看到了「手藝人」一點一滴注入作品的細膩與辛苦。
我真的是很想要照顧這群阿姨、阿嬤。這群人是在我的家鄉默默在做,我希望他們可以被看見。」易紳突然發現,自己對於「需要被幫助的人」,會有一種特別想要去給予、去幫助的念頭。
那個愛玩少年再也不「浪流連」了,藺草香溫柔圍繞的這片土地就是家。

(藺子工作室既是展售店面,也是工藝師們交流手藝的空間。攝影:jie)
你買的是草帽,也是一群人的努力和幸運
「從藺草種植、編織到加工,這些作品包含了很多人付出的汗水跟愛,很多人認真在做這件事情;雖然只是一頂帽子,但它有很濃郁的感情在裡面。易紳認為,願意支持藺子的顧客們,大多也是看出了一件作品背後的不簡單。

一批藺草能變成作品在這裡,其實需要很多的努力跟幸運!」怡雅在旁補充,藺草農最怕颱風天或突如其來的大雨,因藺草收割後需要日曬 3 天,若農民遇風雨來不及搶收,淋到雨的藺草會成為次級草料,雖然還是可用來綁豆乾、肉粽、大閘蟹或捆金紙,但也極易在反覆編織的過程中斷裂,已經不適合再拿來做藺編。

去年開始,藺子也有了自己的藺草田。不像水稻可以用機器插秧、收割,藺草必須由人力多次彎腰環抱收割、綑綁與分批曝曬,再加上曝曬期間天氣變化的不確定性,親身投入這一切的易紳坦言「很辛苦耶,不好玩!」,但也有苗栗當地的國小與藺子合作規劃「從農田到工作室」的一系列體驗行程,讓學童親身接觸藺編產業,理解藺草變成藺編作品需要經歷哪些環節。

(怡雅、易紳與合作的兩位藺編工藝師。攝影:jie)
傳承藺編產業的根,藺子首度嘗試群眾集資提案
創業至今快 3 年,怡雅和易紳除了忙店內銷售生意,也積極到台灣各縣市介紹藺編文化、舉辦手作體驗課程,希望創造更多「參與」,讓人們有更多機會認識藺草的好。他們也曾把藺子產品帶到日本、韓國、香港展售,日本客群尤其欣賞這些藺編作品,一來是日本人喜歡以藺草質地來為夏季穿搭加分,二來是日本文化尊敬「職人精神」,看得見手工的用心。

「我越來越深入藺編產業之後,會比較著重在技術跟文化的傳承,因為有些阿嬤已經無法再做藺編、或者過世了。」易紳有感而發,怡雅也接著強調:「很多技藝在工藝師離開後就失傳了,當編織技法沒有辦法傳承下去,我們在後端成品賣得多好都沒有用,這個產業一樣是會不見。」因此藺子也與臺灣世界展望會合作,培育中生代婦女成為工藝師,盼能有更多適合的人接手。
小小的藺子工作室,想為藺編產業做的事情卻又多又大:添購新的製帽機具與模具與其他帽蓆行建立完善的合作機制舉辦更多民眾手作體驗課程執行藺草田與藺編工法的保存研究⋯⋯,要實踐這麼多任務,資金上除了靠店內銷售盈餘來支撐,另一個可能是群眾集資。

怡雅平常就是會關注群眾集資計畫的人,她笑說自己只要看到辛苦的果農、沒錢出國比賽的小孩子,都會特別想贊助支持。這次她投入群眾集資的角色從「贊助者」轉換成「提案者」,邊做邊學習如何與群眾溝通、觀察行銷成效,也獲得許多正面交流的機會。

真的有很多人默默在關注藺子的動態,不見得是我現實生活中認識的朋友,但是他們會認同藺子的理念,甚至願意幫忙把集資計畫分享出去。其實會蠻開心的!

藺子、藺子,這簡短好記的名字唸來有餘韻:對藺子來說每一件藺編作品都是自己的孩子,而每一個以行動參與藺編產業、說著藺編故事的身影,也都是藺草的孩子。

這個在地品牌當然不是無印良品,因為它不需要是。

>>> 點我前往藺子《藺編工藝復興計畫》集資頁面(集資至 9/11 結束)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願意以最直接的行動支持群眾觀點,在文章右上角有個「媒體小農捐款灌溉」按鈕,按下它就能灌溉點數給我們滿滿的鼓勵,繼續為大家帶來更多群眾集資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