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文課本到底想把學生教成什麼?專訪《奇異果版國文課本》朱宥勳、劉定綱

by 一零

想到國文課本,你除了記得「綠豆糕」、「背影」、「癩蝦蟆」,還有一堆古代作者的 KUSO 梗圖之外,你還記得什麼?文學本來應該是一門觸動人心的藝術,為什麼國文課本不但感動不了你,還成為了跨世代學生的共同笑話?

「所以我說,國文課本到底是想把學生教成什麼?」

這個犀利提問,出自作家朱宥勳老師,他在國文教師營裡拋出來問所有國文老師。我膚淺的想著,國文課本不就是語文知識的載體嗎?宥勳老師搖頭:可能很少人意識到,國文課本有一個隱含的目標是:把學生教成聖賢。學習聖賢之道並沒有錯,但是回頭一想,「培養公民」和「培養聖賢」是一樣的事情嗎?

古代教育是菁英式教育,這些貴族受教育之後的目標是要掌管國家大政,所以需要「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需要去學習貶謫之後該如何自我調適,這些都是古代政治菁英會遇到的困境。現在的高中生會覺得國文課本「很廢」,是因為那些遭貶不得志的心情,都不是他們這個年紀會面臨的。

「民主社會的邏輯應該是,雖然你也是參與國家政治的一份子,但你要知道的是你不是那個聖賢,也就是當你的意見和別人的意見不一樣的時候,可能不見得你的意見會是最好的,我們需要的是一個平等溝通的視角。」

所以說,為什麼我們的教育,不能讓我們的孩子去學習、思考這個世代他們真正會遭遇到的難題呢?

台灣只是在政治上解嚴,思想上卻沒有?

政治性別族群,才是這個世代最需要探討的問題,然而台灣教育長久以來把文學和社會議題切割,或許是戒嚴時代思想的延續,對文學總有一種不切實際的「無菌式」想像:一定要很純、很出世,才是真正的文學。這是台灣教育環境長久以來累積的謬誤,反觀英美或其他亞洲國家的國文教育,文學和社會絕對是密不可分的。

所以每當有人批評奇異果版國文課本》的選文「背離文學」,宥勳老師總是啼笑皆非:「如果要談文學,以我一個小說創作者的立場來說,過去的國文課本也從來沒有教過文學啊!」

如果在文學圈裡跟別人說「我的國文很好,所以我想要寫作!」只會引來眾人的訕笑,因為這代表你完全搞不清楚狀況。文學圈的前輩總是說:「如果你要寫作,首先要忘記作文」這是因為國文課所教的「作文」和真正的「創作」完全是兩回事

仔細想想這其實很悲劇:過往的國文學科竟然跟文學圈有這麼大的脫離!

期待有素養的老師,不如先做有素養的課本

過往的國文教學體系,如果想要在國文課當中體會文學,你必須運氣很好,遇到懂得把國文課本「救活」的老師。108 新課綱即將上路,這次的教改強調培養學生「閱讀素養」而非只懂得背誦知識。於是乎,有人開始質疑:第一線教師能否成功轉換過往的教學模式,成為「有素養」的老師?

宥勳老師笑著說,「素養」這個詞聽起來好像很 fashion、很困難,其實它本來就是師培體系幾十年來講到爛的教育邏輯,這次只是以課綱的高度再次重申而已。事實上現在教育現場好的老師就是符合素養概念的,問題其實是出在,現在國文課本很簡陋,老師需要自編教材、用各式各樣的方法去玩轉它。

而《奇異果版國文課本》想要做的事,就是完成教育改革的最後一步:讓課本能「跟上老師的程度」

「我們現在做的這本國文課本,你問我說很新嗎?老實講沒有很新,它其實是一些想要改變的現場老師們,已經成為共識的一些方法,它落後真正全世界的潮流還是非常多。有一些改革項目,全亞洲可能只剩下我們台灣沒有做了。

如果一個老師期待培養學生自主學習的能力,那他使用的方法之一,可能是請學生在家裡完成課前預習。可是目前的國文課本,學生看完之後只會有一種:所以咧?我看完了,接下來要幹嘛?

而《奇異果版國文課本》裡的提問設計,就像一大堆輔助的「支架」,學生看了一段「好像沒有什麼重點」的課文之後,往下一看發現「欸?有提問!」他會開始去注意到這段文字不是沒有意義,有些值得思考的問題就算無法立刻想出答案,至少他已經開始動腦去消化與反芻。

「我真的覺得我們沒有做什麼很 fashion 的事,就只是把教學正常化,把國文課本該做的事做好而已。

奇異果文創總監劉定綱老師也認為,語文教育非常需要閱讀者擁有自己的觀點和詮釋,老師只是引導者,若以權威性的方式去灌輸,反而是對人文知識的不尊重,甚至扼殺學生的思考能力。

宥勳老師贊同:「我們其實教某一個東西教很久,也常常會遇到:咦!學生這個讀法也蠻厲害的!我怎麼以前都沒有想過?」用平視的角度與學生溝通,讓學生敢於發表意見,是《奇異果版國文課本》一直努力的方向。

「如果沒有刺激到教學現場,我們就算失敗」

奇異果版國文課本》的組成很特別,是由作家、學者、高中老師擔任編輯委員,獨立出版社奇異果文創負責執行。每個人在不同位置上以自己專業的角度切入,比如作家可能很重視文學的詮釋度;學者會更著重教育哲學的思考;現場老師則會考量教學過程並將新方法融入

「我們在開會的時候難免也會吵架,」定綱老師笑著說:「可是那個吵架對我們來講是好事,因為如果大家都不講話的話,形成的只會是假共識大家基於自己的專業判斷,提出自己的想法,讓這個東西有交集,我覺得是非常難得的事情。」

傳統出版社如果要編一本課本,通常不可能讓編輯委員自由選文,而是由最資深的主編分配好課次、規劃好內容,再讓編輯委員照著排。而奇異果文創並沒有扮演出版社業務方「踩剎車」的角色,而是放手讓編委們什麼都可以玩、什麼都可以試試看

「很多時候反而是我們有點擔心,欸這真的可以選嗎?然後定綱就會說,如果那個課文沒有刺激到我們的現場老師,我們就算失敗這樣,哈哈哈。」

看完作者清單,裡面不乏有我很喜歡的年輕作家,但同時我也不禁疑惑,你們如何從海量的文學作品裡,評估哪些國文作品對台灣學生是重要的?

宥勳老師坦言,這部分他們無法做得很完全,還是會受到課綱的限制。比如課綱推薦的「核心十五篇選文」,雖然沒有硬性規定出版社要照著選,但是如果不選的話,線上老師就會很害怕而不敢選用這本國文課本。

「十五篇其實不見得每一篇都是好的,例如台灣作家張李德和的〈畫菊自序〉,如果政府單位有聽到的話,我們做個修訂,把這篇換掉好不好?」宥勳老師無奈地笑著說:「問她本人,她大概都會傻眼說,你怎麼會把我隨手寫的一段文字拿來當課文教?張李德和有其他更值得選的作品啊!」

集資成功感想?罵我們的人還太少!

定綱老師和我們分享他這次群眾集資的兩個感想:第一個是讚嘆群眾集資的專業,讓他好像再次跟著學習了一遍行銷該怎麼做。「行銷是一個需要很多資源的事情,精準的把資源用在有效果的地方,我覺得是很重要的一件事,這部分我學習到很多。」

至於第二個感想很有趣,定綱老師覺得罵他們的人好少!奇異果版國文課本》是基於一定的教育哲學做出的嘗試,他們希望的是為教育圈帶入更深的討論,如果有人立場不一樣或對這本課本的做法有疑慮,定綱老師深深希望他們能夠現身。「我好想做一個活動邀請所有想跟我們吵架的人,大家一起來好好溝通。

我笑著承諾定綱老師會把這句話寫進專訪裡,替他誠摯邀請所有對國文教育改革有想法的人,給予《奇異果版國文課本》更多的建議,讓他們知道,台灣仍然有跟他們一樣關心國文教育的人,也願意加入這次的革命。

目前《奇異果版國文課本》正針對大考方向設計能精準測驗學生程度的評量本。想要觀看更多樣課,可以點進文末連結了解更多。

現在贊助「推廣組合」,除了可以收藏一本精美課本(知名繪師逐課配圖),團隊還會幫你送一本進校園推廣。「達人組合」還能直接獲得一本深崛萌的《國文開外掛》。

>>> 點我進入《奇異果版國文課本

(本文圖片取自集資頁面及奇異果文創)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願意以最直接的行動支持群眾觀點,在文章右上角有個「媒體小農捐款灌溉」按鈕,按下它就能灌溉點數給我們滿滿的鼓勵,繼續為大家帶來更多群眾集資相關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