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群眾集資平台:FringeBacker&音樂蜂

大晴 觀點 2016/06/11 方大同 | 香港 | 媒體 | 音樂 | 眾籌
     2016 06 11   8.11.27

(▲音樂蜂首頁)


方大同、林一峰、閃靈、回聲樂團、猛虎巧克力,這些歌手/樂團的共同身份除了都是音樂人外,他們都還有一個共通身份:群眾集資的提案者。

(▲圖片來源:閃靈集資頁面)

猛虎巧克力 2013 年為了前往美國最大的音樂盛會 SXSW 而集資;回聲樂團的集資目的則是要完成暫別舞台前的巡演與唱片錄製計畫;閃靈的集資則是為了 2015 年末的大型戶外演唱會。值得一提的是,閃靈的計畫最終獲 3,600 人支持,金額累積近 500 萬,是台灣音樂類集資史的最佳紀錄。

(▲FringeBacker 首頁)

方大同與林一峰,則是分別在香港的 FringeBacker 與音樂峰上集資。台灣的集資平台你可能很熟悉,大陸的京東、淘寶、點名時間你或許也曾耳聞,但說到香港的眾籌,了解的人可能寥寥可數。其實香港的群募發展,起跑點時間與中國及台灣差不多。2012 年,許婷婷創立 FringeBacker,從小在香港長大的她,在科技業打滾數十載,深感許多深具潛力的計畫缺乏資金挹注,於是將國外的群眾集資引入香港。

(▲FringeBacker 創辦人許婷婷,圖片來源

不過 FringeBacker 跟中國、台灣差很多的地方在於,它不僅是香港的第一個綜合型集資平台,也是全球第一個支援中文&英文的雙語平台,網站還能支援台幣、港幣、英鎊、美金、人民幣、歐元等六種幣別

上線至今四年來,透過該平台集資的計畫已有數百個,其中的成功比率遠高於 Kickstarter 與  Indiegogo。許婷婷在受訪時分析原因:「西方人認為嘗試重要過成功,且就算失敗,也會較易接納。相反東方人思想可能保守些,做眾籌前傾向參考更多個案,以增加成功機會。」

(▲吳曉東,圖片來源

近期站上最受矚目的,除了由資深媒體人吳曉東發起,有 3,275 位港人贊助的全港首家主打調查報導的獨立通訊社 FactWire 外,還有就是歌手方大同的集資專案

「我不只是在做一個唱片公司,我希望『賦』成為一個高品質的音樂品牌。」

今年初,方大同邀集志同道合好友們創立「賦音樂」–一個融合中國與西方文化特色的獨立音樂文化公司。目的是要提供一個平台,匯聚、培育各方人才,產出音樂、MV、電影等多元內容。

團隊在三個月集資期間設定了 1,000 萬港幣(約 4,000 萬台幣)的目標,從4月底至今一個多月進度累積了 32 萬港幣,有超過 2,000 名贊助者支持。方大同在最近的受訪中表示:「大家願意出錢,我會心存感激;如果沒有,也不會特別感到失望,計劃還是會進行,不會強求,依然是期待的。」

(▲林一峰,圖片來源

除了 FringeBacker 外,另一個平台音樂蜂則是由香港獨立音樂人林一峰於 2015 年所創立。

成立初衷,是有感於現今的音樂環境越異嚴苛,不利於音樂創作者,因此團隊希望:「提供一個平台,讓有夢想的音樂人誠實地用自己的技能去生存和生活,不用再在商業媒體扭盡六壬去迎合宣傳。將主動權交給聽眾,一起成就一個project,長遠改變音樂生態。」

成立一年多來,音樂蜂已促成超過 20 多個案件成功。在屆滿一週年之際,他們邀集這些集資成功的音樂人一同舉辦「音樂蜂人園」音樂會,有趣的是,整場音樂會的所需資金一樣是透過集資而來。蜂人園音近瘋人院,這或許也隱含著,從事創作的人們,多少都要有一點瘋狂,才能在現實困境中繼續做夢,維持熱情不墜。

音樂人都是勤勞的蜜蜂,做出來的音樂就是蜜糖,而聽眾的心和實際支持就是養分。
「音樂蜂」就是一個安全而有規模的養蜂場。
地產世界有「賣樓花」,「音樂蜂」的世界就是「賣音樂花」;
我們除了賣音樂花之外,更重要的是賣夢想和機會。

上述這個理念說明,在網站上多處可見,看來十分浪漫,然而在費用方面,音樂蜂的收費並不算浪漫。相較於台灣平台 8%~10% 的手續費、大陸淘寶眾籌的免收費;京東眾籌的 3%,音樂蜂收取集資金額的 15%作為行政費用

不過或許因為平台上皆為音樂類專案,性質集中、提案者與贊助者的理念相同,都是喜愛音樂的同路人,所以音樂蜂上的專案成功率超過 6 成,高於其他平台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