淚母苦尋 23 年,冤案真相在哪裡?《少了一個之後——孤軍》巡迴放映集資計畫

jie 日記 2018/08/13 獨立製作 | 人權 | 議題 | 電影 | 紀錄片
Asset 55196 image original

(封面來源:《少了一個之後——孤軍》巡迴放映集資計畫頁面)

是多麽弔詭的謎,讓一位肝腸寸斷的母親挺起身子走上街頭抗爭、找尋上百位相關人士,持續 23 年仍不肯放棄?


(圖片來源:《少了一個之後——孤軍》巡迴放映集資計畫頁面)

是多麽荒謬的冤案,讓海軍總司令黃曙光在今年 8 月低下頭來,公開代表國家向這位母親致上遲來的道歉?


(圖片來源:《少了一個之後——孤軍》巡迴放映集資計畫頁面)

事件發生在 1995 年 6 月 9 日,海軍南陽艦二兵黃國章離奇落海死亡,遺體經漁民打撈上岸。當時軍方向家屬表示黃國章是「因受不了軍中壓力而跳海自殺」,但事後一一浮現的矛盾疑點難以說服黃媽媽,例如:軍方說黃國章穿著便服逃兵,為何遺體被發現時穿的是軍服?如果黃國章真如軍方所稱是「自殺」,遺體為什麼會出現燙傷、瘀傷,甚至是鋼釘插入的痕跡?

於是,這位痛失愛子的母親成了為真相而戰的「孤軍」——她獨自舉著兒子的照片在人群中高喊、向監察院陳情,亦決定成立「軍中人權促進會」,一邊持續為死去的兒子追找證據,也一邊接受委託,為其他在軍中遭迫害的軍人及家屬們奔走。

「真相可能會遲到,但不會不到。」


(圖片來源:《少了一個之後——孤軍》巡迴放映集資計畫頁面)

歷經 23 年的窮追不捨,黃媽媽奇蹟似地找到新的人證、物證,並在專業影像團隊陪同下以鏡頭記錄這段艱辛歷程,耗時 3 年半完成紀錄片《少了一個之後——孤軍》;導演汪怡昕在拍攝過程中不惜賣房、自掏腰包 800 萬,勉強硬撐也要讓故事走下去。

紀錄片開拍之初,黃媽媽與拍攝團隊一行人來到黃國章的塔位前,詢問兒子是否同意拍攝。眾人都沒想到的是,竟然連續擲了 7 次都不見「聖筊」;現場一片靜默,於是黃媽媽換了個問法:國章是不是不願意這部紀錄片只記錄自己的故事,更希望要拍出有益於社會的內容?這次,黃媽媽順利擲出了聖筊。

這是台灣媒體史上第一次有團隊深入軍中完整記錄相關人士說法,黃媽媽與工作人員多次和軍方「正面交鋒」,每當被痛苦挫折逼得想放棄,就會想起在國章塔位前擲出聖筊的那一刻。

這部紀錄片,是他們與國章之間的承諾。


(圖片來源:《少了一個之後——孤軍》巡迴放映集資計畫頁面)

目前《少了一個之後——孤軍》已於 8/3 在臺灣國際人權紀錄片影展首映,也已經在嘖嘖發起集資計畫,預計 11 月前往台北、台中、台南、高雄、花蓮等地巡迴放映,將過往不為人知的故事搬上檯面讓大家看見。

少了一個之後,類似事件就不會再發生了嗎?
少了一個之後,關注人權的我們能做些什麼?


無論是小額贊助、到場觀影、收藏紀錄片 DVD 或幫忙分享這個集資計畫,都可以是支持黃媽媽與拍攝團隊的力量!第一階段放映場次與回饋項目,請點進集資計畫頁面瞭解詳情:

>>> 點我前往《少了一個之後——孤軍》巡迴放映集資計畫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願意以最直接的行動支持群眾觀點,在文章右上角有個「媒體小農捐款灌溉」按鈕,按下它就能灌溉點數給我們滿滿的鼓勵,繼續為大家帶來更多群眾集資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