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魚翻飛的海洋,族語吟唱的樂章,屬於達悟人的故事《只有大海知道》電影首映會集資

Sasa 日記 2018/04/30 文化 | 海洋 | 電影

一座美麗的小島,蘊藏著一片海洋的豐沛能量。

蘭嶼,一個座落在南太平洋的島嶼,也是南島民族遷移歷史裡,最明確的標記。在黑潮豐美的哺育下,達悟族人因海洋而茁壯,海洋也因蘭嶼達悟族的傳說閃閃發亮,達悟族人獨特美好的海洋文化,卻漸漸因為外來文化的衝擊而消散。


教育,把孩子們從海邊帶回教室裡,從古老優美的吟唱中帶回國文課本的國字注音,漢人本位的教育體系,漸漸拉遠了孩子與傳統生活文化的距離,孩子們失去對自己文化的信心,開始擔憂現代文明異樣的目光。


2006 年,一位立志到蘭嶼椰油國小任教的老師——顏子矞老師,在意識到了原住民孩子文化斷裂的嚴重性之後,他開啟了達悟傳統歌舞隊的計畫,成立「小飛魚文化展演隊」,希望讓孩子能夠重新了解、重視自己的文化,有更多機會接觸小島之外的世界、開拓眼界並培養信心,帶著孩子跨海參加比賽。


2012 年短片導演崔永徽在蘭嶼的旅程中,偶然聽到了這樣的故事,她決定將這個故事拍成電影《只有大海知道》,搬上大螢幕,希望藉由這樣的故事,呈現當代蘭嶼達悟族人的生活,對大海和小島的依戀,對部落族群的情感,以及在傳統與現代交替中所經歷的拉扯與抉擇。記錄這個過程,讓達悟族的孩子們與傳統重新連結,透過文化認識自己丶定位自己,並且敢於站上舞台向世界宣告自己是個驕傲的飛魚子民。


這一部電影,從籌備到拍攝完成走了 6 年。

不同於一般劇情片,導演希望由蘭嶼人親自演繹屬於自己的生命故事,並透過他們視角完成整部電影。為了這樣的理想,導演一步一步紮實地走過訪察、田調、蒐集資料、劇本撰寫丶演員開發培訓等等,這段漫長的過程歷時 6 年。


全片除了男主角以外,其他都是蘭嶼當地的素人演員,透過每年舉辦兒童戲劇營、工作坊的訓練,慢慢培育出來優秀的人才。參與電影計劃的蘭嶼素人演員們認真投入的生命能量以及蘭嶼人熱情慷慨的支持,也陪伴著拍攝團隊度過大大小小的考驗。


《只有大海知道》未上映前就已經獲得許多獎項肯定,目前也已經走到了成片的階段,這一次,導演希望能在蘭嶼、台北二地分別舉辦首映會

因為這部片是在蘭嶼在地鼎力支持之下才能完成,不管是椰油國小校方、素人演員們或其他蘭嶼鄉親,這其中投注了一份份屬於小島丶深厚溫暖的情感,因此,導演希望於原拍攝地——椰油國小操場電影舉辦首映,第一時間讓蘭嶼的鄉親們看到,也讓素人演員和和所有曾經幫助過工作團隊的蘭嶼鄉親都能夠一起分享屬於他們的榮耀與感動。


然而,長達 6 年的拍攝作業,不僅用鑿來自公部門的補助,另外還包含電影公司的融資借貸,經費上已經捉襟見肘,因此團隊決心發起《只有大海知道》首映會集資計畫,希望能夠透過每一雙溫暖的手,成就這個願望,集資案的回饋項目中,還有限量蘭嶼首映會 VIP 電影兌換券,想要一訪小島的朋友可以前往集資頁面瀏覽。


在都市生活的我們,或多或少都曾經在鋼筋水泥的叢林裡感到迷惘,在永無止盡的追求中感到徬徨,我們都曾經這些孩子一樣失去信心,找不到自己的認同和方向。然而,每一個人都應該知道自己來自哪裡,該要認識自己獨一無二的價值,有了根,才能停止心的流浪。


如果你也關注台灣海洋文化的存續,如果你也希望能夠聽聽他們的故事,如果你也想參與這一場不分你我的文化尋根之旅,

>>>點此前往《只有大海知道》首映會集資頁面

(圖片來源皆取自《只有大海知道》集資計畫頁面粉絲專頁)



【同場加映】群眾集資 X 電影出版

別讓溪不再清澈、歌被遺忘了:專訪《翻越之後》紀錄片拍攝團隊

知道,就是改變的開始。結紮不放養,毛孩不流浪:《十二夜2:回到第零天》

紀錄片導演李惠仁新作《并:控制》,讓「被失蹤、被道歉、被認罪」全被看見

耗資上億、半聾半盲也要拍完它!《美力台灣3D》電影上映暨偏鄉巡演計畫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願意以最直接的行動支持群眾觀點,在文章右上角有個「媒體小農捐款灌溉」按鈕,按下它就能灌溉點數給我們滿滿的鼓勵,繼續為大家帶來更多群眾集資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