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橫跨 18 年的私密影像家書:《日常對話》院線上映計畫

jie 日記 2017/03/07 親情 | 柏林影展 | 金馬影展 | 金馬獎 | 家庭 | 婚姻平權 | 電影 | 紀錄片
Coverr

2017 年 2 月,在第 67 屆柏林國際影展頒獎現場,專為 LGBT 題材電影設置的「泰迪熊獎(Teddy Award)」最佳紀錄片獎由台灣紀錄片《日常對話》奪下,這是導演黃惠偵的第一次,也是台灣電影史上的第一次;在這之前,《日常對話》也曾於 2016 年的第 53 屆金馬影展得到觀眾好評,並雙料入圍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獎」與「最佳剪輯獎」。

這樣光環連連的一部電影,題材卻取自最平實、最貼近每個人的「家庭」。《日常對話》以赤裸、直白的對話開啟往事,身為導演的黃惠偵同時也是片中那位無助的女兒,這對餐桌上相視難言的母女倆,幾十年來最難鼓起勇氣面對的生命課題,正是彼此。

童年裡,黃惠偵跟著從事法師的母親跳陣頭、「牽亡魂」,也歷經父親家暴、與母親情感疏離的日子,身為同志的母親亟欲掙脫傳統家庭賦予女性的價值框架,而女兒也總是隱藏心中的疑問;二十歲起,她投入社會工作並開始學習紀錄片,關注議題以移工、原住民及土地為主。

「作為一個用影像參與社會的人,我好像一直都在說著別人的故事,那些邊緣的、沒有機會發聲、不被看見的人們的故事。我理解他們的邊緣、傷痛、無力與憤怒,是因為我自己也曾經歷過。但我卻遲遲沒有足夠的勇氣去說出自己的故事。因為自我揭露是件困難的事,對愛提出質疑是件困難的事,面對真相是件困難的事。但我似乎已經到了不能再以困難為由,繼續迴避那些生命裡最重要的提問的人生節點:我的身分不再只是女兒,同時也是別人的母親。身分的轉化讓我對母親這個角色有了新的認識,所以我決定逼迫自己去靠近、重新去理解我媽,並且試著幫助我們都能找到說出真相,以及超度自身傷痛的勇氣。」——《日常對話》導演黃惠偵

於是,觀影者將從紀錄片裡的幕幕真實感受這個家庭的波動,清楚看見那些關於親情與性別的成長與傷痛,進而投射其中、重新觀照自己的生命——我們終將發現,那些爭吵、流淚、撕裂等情感衝擊都不是單一家庭獨有的劇本,人與人之間的遙遠不只來自於忽略,也來自於沒有勇氣坦白的心;如果每個家庭都能有更多對話的可能,基於不理解而生的恐懼或歧視便會減少。

「這部片所得到的獎,是獻給台灣為婚姻平權努力的每一個你最好的禮物。」

《日常對話》在柏林國際影展獲獎的當下,黃惠偵在得獎感言裡這麼對著全世界說。

儘管眾所矚目、被視為「台灣之光」,以獨立製作之姿的《日常對話》仍面臨經費與資源的拮据,在全片拍攝完成後,團隊甚至代墊了近百萬資金缺口。

為了讓這部片能登上大銀幕被更多台灣人看到,《日常對話》製作團隊曾試圖尋求企業支持,在未能得到見面機會的情況下轉向群眾集資,目標金額是 100 萬台幣。集資計畫正式上線後黃惠偵寫了一封親筆信,信中提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