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27 歲,我不要幫錢打工」專訪全球首部沉浸式娛樂電影《聖人大盜》徐嘉凱導演

一零 人物 2018/11/22 電影 | 虛擬貨幣 | 沉浸式娛樂 | 區塊鏈 | 台灣
7

「做夢想的時候一定會很累,累到炸掉累到翻掉,但如果你每天所努力的事情,可以讓你在走回家的路上、閉上眼睛之前,對未來更有期待而沒有太多後悔和疑惑,那麼所謂壓力,最終都是可以排解掉的。」

下午五點,剛開完會的嘉凱導演額角和襯衫微微滲著汗水,隨興開了一罐台啤輕輕啜飲幾口,讓人想起網路影集Mr.Bartender》及《私室》裡,那些到酒吧裡尋找生命答案的年輕人。

年僅 27 歲的嘉凱導演,神情比劇中人物多了一分悠然和堅定,或許是他「永遠做自己想做的事」這份勇敢信念,驅使他從一位平凡的大學生,不斷蛻變到如今創立區塊鏈公司 SELF TOKEN,成為全球首位將區塊鏈技術結合電影產業的導演,也是台灣第一位開創「沉浸式娛樂」體驗,企圖創造「台灣的迪士尼樂園」的熱血青年。


從 15 坪工作室起家,謝祖武:你們詐騙集團?

回想創業初期,SELFPICK 劇組只有 15 坪大。籌拍《Mr.Bartender》期間,謝祖武看了嘉凱導演的劇本深感興趣,到了現場卻發現是一間狹窄簡陋的工作室,當下一陣錯愕:「喔,你們看起來怎麼那麼像詐騙集團?

為了推廣 SELFPICK以年輕世代的眼光,述說屬於這個世代的故事」價值理念,嘉凱導演與《Mr.Bartender》副導 Eddie 曾積極到各校爭取演講機會,「我們當時想,一個外表很像詐騙集團的公司,要進到校園應該很困難吧!Eddie 笑著自嘲。沒想到後來接二連三收到全台灣的演講邀請,最遠曾熱血抵達屏東演講。


我不想在精華歲月裡,變成一顆可被取代的齒輪

談起《聖人大盜》創作初衷,嘉凱導演分享最近領悟出來的「勞作說」:

遠古時期人們生在「勞作」的世界,透過勞動合作換取能夠吃飽、穿暖;工業革命發生後,大家漸漸從勞作變成「勞動」,也就是把勞力當作動能,人類的勞力付出與石油、電能無異;到了現今所謂「工作」的時代,我們在百工底下為更大的價值服務,卻在工作的這段時間裡漸漸失能,在資本社會的體制之下,我們所有工作服務全部被收攏成為一個目的--「錢」。

嘉凱導演感嘆地說,我們解放了勞力,卻讓金錢去重新綑綁這一切。在金錢的教化下,我們將自己的價值無限縮小,不斷的努力卡上一個名為「全球化」的資本社會,形成一個以「工作」為區分的「齒輪」。而區塊鏈技術的出現,則讓嘉凱導演看見了改變的可能。


導演「說人話」:區塊鏈是下個世代的 Internet

「我跟我們演員討論劇本討論到一半,他突然跟我說:導演你知道嗎,如果你在 17 世紀應該是一個很好的哲學家,在 18、19 世紀你可能變成一個思想家,但你知道現在 21 世紀就是......導演,你可不可以講人話?」

嘉凱導演打趣地還原他與《聖人大盜》演員的對話現場:

『不要跟我講什麼勞作勞動工作協作,你只要跟我講 Blockchain 到底可以幹嘛就好。』

「喔,所以你完全不想要知道這個脈絡?」

『我不想。』

「完全不想?」

『不想。』

嘉凱導演感慨的說,雖然期待能夠將思考脈絡完完整整傳達給群眾,但由於想做的東西很大也很遠,在習慣接收碎片化資訊的現代人眼裡實在太過複雜。如果用最簡單的方式解釋「沉浸式娛樂」的區塊鏈應用那它就像是下一代的網際網路,在這個網路上你可以發行自己的貨幣、形成一個虛擬世界的社區,有的社區提供你居住的空間;有的社區提供遊樂的場所;有的社區讓你可以盡情吃喝。你想要去別的社區的時候,只需要到網路上的交易所把你原本社區的錢換成別的社區的錢,無須經過銀行匯兌的程序。未來社區的界線不是國家的邊界,在網路上面我們可以跨越國界,形成更好、更有效率的合作。


「我不懂區塊鏈,但我相信徐嘉凱這個人」

區塊鏈的技術博大精深,不是簡單的三言兩語就可以讓群眾理解。我不禁好奇:為什麼嘉凱導演年紀輕輕就能站上區塊鏈的風口,甚至重磅邀請曾志偉等知名影星加入《聖人大盜》電影計畫?嘉凱導演笑著說,其實自己用的都是「笨方法」,志偉哥是他持續一年鍥而不捨寫信邀約,才終於得到大哥的點頭肯定:「我根本不知道 Blockchain 是什麼,但我相信你,我相信的是徐嘉凱你這個人。

寶博士葛如鈞的加入,緣分起始於在高鐵上與嘉凱導演的的萍水相逢:「我第一次看到有一個導演、一個非科技領域相關的人,可以跟我聊技術聊的這麼 high。」嘉凱導演訴說著夢想的神情,無時無刻都充滿著熱情與篤定。能和寶博士侃侃而談,也是由於嘉凱導演本身是竹科長大、標準的「實中寶寶」,從小到大的朋友很多都是知名企業的工程師。雖然嘉凱導演走上與眾不同的電影之路,他仍然樂於加入身邊友人的科技話題,自己也早在 2016 年就埋首研究區塊鏈。

嘉凱導演與現在 SELFPICK 的團隊成員,也都擁有長時間合作相處的革命情感,很多都是全職投入這次的區塊鏈電影計畫,甚至有一個被嘉凱導演「挖角」進來的營運長,為了加入團隊還必須付給原公司 30 萬的違約金。

這所有的事情能夠往前去走,是大家對於我們團隊的信任。我相信我們現在能集資 200 萬的原因,絕對不是因為我們在做 Blockchain,而是因為這三年來的努力大家看見了,而且我從來沒有一次違背我自己的承諾、違背我自己的良心和違背我的夢想,去做大家覺得偏頗掉的事情。」


我不幫錢打工,所以請真心愛著我的夢想

「群眾集資對我來說的意義是,這些錢都是來自真正支持我的夢想的人。我不想要幫錢打工,我希望給我錢的人都是真心喜歡我的夢想,而不是期待我總有一天會到哪裡去發展,然後賺很多很多的錢。」

SELF TOKEN 目前的私募能力,最低起跳可達 1000 萬以上,如果能夠依照投資人的要求做事,募個三五千萬可能不成問題。然而嘉凱導演對於群募的熱愛卻遠遠超過其他形式的融資:「如果能在 crowd 上面拿到 300 萬,我覺得對我來講會是更實在的,因為那是代表實實在在支持我的人,支持我往前去走,會是更純粹而美好的事情。

嘉凱導演認為,群眾集資的出現,讓我們從「工作」邁入一個「協同創作」的時代,每個夢想、每件發明,都是因為每一個你的參與,才能順利被創造出來。

「我覺得最開心的是,原來做這件事情不是純粹我自己的一廂情願,至少有 400 多個人他們都付出了實際的行動支持。我可以真切的溝通到他們,他們也願意信任我,真的很感謝、很感謝。」


集資突破 200 萬之後,徐嘉凱導演的行事曆上,開會、演說、籌拍、寫劇本,平均每天工作時長高達 18 小時。問起如何排解排山倒海的壓力,他感性地說:「回過頭來,其實和愛一個人的感覺很像,熱戀的時候你從來沒想過經營愛情是一件很累的事情,你巴不得每天都跟他膩在一起、每天都幫他處理很多很多的 trick。你會想把你一天 24 小時給他之外,再給他更多的 24 小時。

目前《聖人大盜》達標 110%,已解鎖的群眾參與活動有「為配角命名」以及「投票決定男主角最愛酒款」,虛擬貨幣 SELF TOKEN 也正陸續發放給首批贊助者。現在支持《聖人大盜》計畫,有機會參與電影製作過程決定電影發展情節,甚至優先擔任臨時演員


>>>點我進入《聖人大盜》集資頁面

(本文圖片取自《聖人大盜》集資頁面及 SELFPICK 粉絲專頁)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願意以最直接的行動支持群眾觀點,在文章右上角有個「媒體小農捐款灌溉」按鈕,按下它就能灌溉點數給我們滿滿的鼓勵,繼續為大家帶來更多群眾集資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