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台灣貓頭鷹,從一顆扭蛋開始:專訪 owl in box 團隊

jie 人物 2018/11/08 扭蛋 | 貓頭鷹 | 生態 | 動物 | 環境 | 插畫 | 設計 | 公益
Cover

(封面攝影:jie)

在各類小說、繪本故事裡,「貓頭鷹」是很常見的動物角色,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神秘又可愛的形象深植人心。

但你知道,貓頭鷹在台灣屬於保育類動物,是不能當作寵物飼養的嗎?

你知道,台灣各地的野生貓頭鷹也和石虎一樣,面臨棲地破碎化人為捕獵,以及被「路殺」的生存危機嗎?

儘管台北街頭看不到活生生的貓頭鷹,在某一隱身於鬧區的共用工作空間(co-working space)裡,卻聚集了幾位想為台灣貓頭鷹「多做些事」的人——他們是成立不到一年的 owl in box 團隊,近日正忙於籌備「貓頭鷹巢箱扭蛋機」集資計畫,要將嚴肅的貓頭鷹保育議題,透過輕鬆可愛的扭蛋機,帶進一般人的生活裡。


(貓頭鷹巢箱扭蛋機,只要 50 元就能扭一顆蛋。攝影:jie)

起初,owl in box 團隊成員們只是在同一棟大樓裡工作的陌生人,經過幾次活動交流後漸漸熟悉、感受到計畫發想人「佩醬」對貓頭鷹的熱情,決定善用各自專長分工合作,把下班後的零碎時間,撥給這個前所未有的貓頭鷹巢箱扭蛋機計畫。

不過,佩醬自己又是怎麼和貓頭鷹「結緣」的呢?

時間場景要拉回幾年前,她在日本就讀大學的一次素描課:那天老師要大家對著一隻貓頭鷹標本畫畫,佩醬是第一次這麼仔細盯著貓頭鷹的身體結構和羽毛,彷彿腦袋裡某個開關被啟動了,開始想要更瞭解貓頭鷹;後來,她親自前往日本盛行的「貓頭鷹咖啡廳」,不僅可以近距離觀察店內的貓頭鷹,還能向專業馴鷹師請教問題。


(攝影:jie)

幾次回台灣的時間裡,她也曾像個實習生般,多次跟在台中市野生動物保育學會工作人員身旁觀摩、參與貓頭鷹救傷保育的事務;細數累積下來的各種回憶,曾有這麼驚慌的一瞬間:

「通常在救傷時需要兩兩一組,我會負責幫忙抓著貓頭鷹的腳;別看貓頭鷹很可愛,牠們都是猛禽,攻擊力道其實很強,要很小心。有一次我沒有抓緊,不小心戳到手就流血了⋯⋯。」

明明可以想見是多麼嚇人的畫面,佩醬語氣中卻沒有絲毫怨懟。

而讓她成就感滿盈的一刻,則是親眼看見在巢箱裡誕生的貓頭鷹幼雛——大概才出生兩三天的牠們,眼睛都還沒睜開,那是生命的開始,有一種令人難以言喻的感動。後來鳥會工作人員還告訴她,如果有巢箱不幸被風雨吹落了、巢箱裡的母鳥沒有再回來,只要將箱內的蛋移進另一只巢箱,另一隻鳥媽媽還是會幫忙孵蛋,照顧別人家的小孩。

原來,貓頭鷹的母愛不分你我,是可以「接力」的!


(對鳥會工作人員而言,爬樹是必備的技能。圖片翻攝自《台灣的貓頭鷹》一書)

鳥會的人真的很辛苦!」因自然環境被破壞、野生貓頭鷹找不到天然樹洞可以居住,人工裝設特別打造的貓頭鷹巢箱,就成了保育工作裡相當重要的一環;當母貓頭鷹順利「入住」巢箱、準備孵蛋以後,工作人員不僅要定期爬上樹觀察記錄,還得小心翼翼撐起傘,避免被外頭守候的公貓頭鷹攻擊。佩醬感慨,這些大哥們做著做著十幾年過去、頭髮也開始白了,像他們對貓頭鷹保育這麼有熱情的人,接下來還能有幾個?

去年佩醬從日本回到台灣,或許是人親土親了,這些年她對貓頭鷹的情感,已悄悄長成一份使命感,不再只是覺得牠們好可愛。

「在台灣,貓頭鷹議題沒什麼人知道,做貓頭鷹動保更是辛苦,很多都是自掏腰包在做,甚至還捐出自己的空間做為保育基地。」


(owl in box 團隊成員,由左而右為:青言、秉玹、佩醬、Franco。攝影:jie)

「我就開始想,如果今天是由我來為貓頭鷹做一件事,那件事會是什麼?」期待能喚起大眾對貓頭鷹保育議題的關注,又不希望只是一次性的義賣做愛心;佩醬和熟悉的鳥會夥伴約了見面討論,腦袋瓜轉著、手中的筆也沒閒下來,就這麼邊聊邊畫地靈光一閃,「巢箱扭蛋機」的構想正式誕生。

在那之後,佩醬也陸續邀請了現在的 owl in box 團隊夥伴加入——設計師青言擔任過流浪貓狗的送養志工,負責社群與文案的 Franco 曾在求學階段接觸環境議題,而攝影師秉玹對貓頭鷹的認知,則是從蘭嶼角鴞開始

他們一起思考:如何用不流於說教的方式,讓貓頭鷹離大家「近一點」?

(目前在台北已有 3 個實體店面可以找到巢箱扭蛋機。攝影:jie)

幸運的是接下來,在貓頭鷹巢箱扭蛋機訂製完成後,owl in box 團隊開始和實體店面洽談扭蛋機駐點合作,都很快地獲得認同與回應;其中,「慕哲咖啡」更在雙方見面當天就馬上整理出一個可擺放扭蛋機的位置,而慕哲咖啡本身的品牌 LOGO 剛好也是一隻貓頭鷹。

與其說雙方是「談合作」,那過程或許更像是偶遇志同道合的夥伴,沒有太多猶豫。


(攝影:jie)

那麼,如果要選一種貓頭鷹來代表自己,

owl in box 的成員們會怎麼選擇呢?

佩醬:「我覺得我是灰林鴞吧,牠是一隻看起來比較溫順的貓頭鷹。(眾人側目:「看起來 XD」)

青言:「嗯,貓頭鷹都很兇耶(笑),如果說我的話,應該是比較喜歡鵂(ㄒㄧㄡ)鶹(ㄌㄧㄡˊ)吧。鵂鶹體型很嬌小,但可以抓到比自己身體還大的獵物!而且牠是日行性的,跟一般貓頭鷹不一樣。」

Franco:「我會選長耳鴞。因為牠是一隻很愛家的貓頭鷹,然後長得很酷。」

秉玹:「我想要選蘭嶼角鴞,因為地理位置上分布在台灣蘭嶼、菲律賓跟琉球,代表的就是我們台灣人屬於南島語系的一部份,在意義上是看向整個東南亞的。」


(第一波扭蛋內容物是貓頭鷹插畫徽章,共有 4 款。攝影:jie)

根據 owl in box 團隊的規劃,目前第一波扭蛋機內容物是 4 款貓頭鷹插畫徽章,之後可能會每隔幾個月就更新一波,而一般民眾僅僅是透過「玩扭蛋」這個動作,就能支持貓頭鷹保育議題,為辛苦的救傷保育工作募集經費。(【編輯帶路】貓頭鷹巢箱扭蛋機,一個銅板就能扭!)

再遠一點的未來,owl in box 希望能往其他縣市拓點擺設貓頭鷹巢箱扭蛋機、用可愛扭蛋串起「人」的連結,並舉辦講座讓大家理解貓頭鷹保育在台灣的困境;另一方面,他們也相當期待能與更多插畫家、獸醫師們合作,一起為貓頭鷹與人的和諧共生而努力。

>>> 點我前往 owl in box 集資頁面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願意以最直接的行動支持群眾觀點,在文章右上角有個「媒體小農捐款灌溉」按鈕,按下它就能灌溉點數給我們滿滿的鼓勵,繼續為大家帶來更多群眾集資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