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資釀出連結日本與台灣的清酒:專訪釀酒藏人陳韋仁

外部投稿 人物 2018/05/02 飲食 | 職人 | 文化 | 日本
    1

(封面來源:陳韋仁提供)

清酒文化已有千年歷史,相信不管是資深酒友、或是偶爾小酌的一般大眾,應該都曾有品嘗清酒的經驗;在冷藏櫃中,大部分只會看見日本製的清酒,幾乎沒看過屬於台灣品牌的清酒。

(圖片來源:Readyfor)


不過,今年在日本的集資平台 “Readyfor” 上,出現了一款名叫「台中六十五號」的清酒,集資金額超過 250 萬日幣。令人驚喜的是,這位提案的釀酒職人竟然來自台灣!不禁令人好奇,究竟這位身在日本的職人花了多少努力與時間,才讓自己釀製的酒被大家看見?


十年歲月積累,潛心釀造好酒

釀造出台中六十五號酒的就是他——陳韋仁,從小在台灣長大,是個土生土長的台南人。

為什麼會隻身離開故鄉,投入釀酒界呢?陳韋仁說到他在大學時期去了日本的島根留學,因緣際會下喝到日本名酒「獺祭」,就被它的味道深深吸引,這一次的感動就讓他決定在畢業後投身日本釀酒界、以成為職人為目標,而這一投入,就是五年的歲月。


(陳韋仁在這五年裡,實際經手過日本名酒「獺祭」、「李白」的釀造過程,目前在木次酒造專心釀造「台中六十五號」。圖片來源:陳韋仁提供)

 

台中六十五號

這支酒之所以會取這個名字,就是因為它的原料就叫台中六十五號。陳韋仁相當自信地說:「你知道嗎,這個米是在戰前由磯永吉博士配種了上千個品種後,1929 年在台灣誕生的第一個日本品種,能適應台灣的天氣,對疾病也有抵抗力,在台灣的稻作史上佔有很重要的地位。


(閃耀著金黃的台中六十五號稻穗。圖片來源:陳韋仁提供)

而選擇台中六十五號的原因,不僅除了它在台灣稻作史上的重要地位之外,其實也跟陳韋仁目前居住的島根縣有深切的關係,因為與台中六十五號有親緣的龜治米,是在島根縣安來市所誕生的,這也意味著龜治米的 DNA,在經過將近一個世紀後再度回到島根縣,這一次更是加上了屬於台灣的元素,相當具有世代傳承的意義。


(圖片來源:陳韋仁提供)

大膽嘗試未知,每個細節都不馬虎

找到好原料只是釀酒的第一步,因為台中六十五號過去從未在島根縣栽種過,類似緯度與氣候的地區也沒有種植紀錄,在這樣的挑戰中,陳韋仁一邊鑽研種稻,一邊摸索應該設定多少精米等級——精米等級越高,就會保留越多米心,而這個過程會決定酒的味道。

最後,他不僅成功栽種出了台中六十五號,也決定採用與純米大吟釀同等級的 50% 精米,讓這支酒以米的風味為主,並在加溫後能更凸顯它強烈的個性,喝起來是微甜而不膩口。

在清酒業界,大家都知道味道講究原料與技術,而包裝則是講究酒標,酒標的設計不僅要讓大家知道產地、原料,同時也是一支酒的門面。這次台中六十五號的酒標設計就特別邀請到了知名插畫家氫酸鉀繪製;陳韋仁說,要結合台日的文化元素,非氫酸鉀設計不可,由於他們已經是認識了十多年的朋友,所以氫酸鉀本人也很爽快就答應了請託,並設計出符合台日味道的精美酒標。


(圖片來源:陳韋仁提供)

將經驗和故事釀成酒,以集資方式讓更多人看見

陳韋仁難得回到台灣,他想要把集資過程中遇到的困難、以及藏人這個職業究竟在做什麼,分享給大家知道,而如果只是一般的分享會,可能只會吸引到日本酒的愛好者,所以特地以集資分享會的形式,舉辦交流活動。

我希望透過網路的力量,讓這些未接觸過日本酒的人看見這個訊息,產生興趣。」陳韋仁說。


(圖片來源:陳韋仁提供)

背負藏人名號,下一步要去往何處?
身為日本唯一的台灣蔵人,談到對未來的目標,陳韋仁表示想和資深的蔵人們看齊,修得在各酒造都能通用的釀造技術,釀造自己夢想中的酒品。台中六十五號也是第一年剛上路,很多意義上都屬於實驗階段,而他也相當謙虛的說:「目前我在日本酒業界真的只算菜鳥,要成為大家認同的蔵人,還有漫長的修行之路要走。


在集資過程中,其實有許多支持者不僅有贊助、也私下給了陳韋仁很多建議與鼓勵,這些私訊都是他能一個人在日本酒界持續奮鬥的動力,聽得出陳韋仁對這些支持者的回應,就是更努力催生更多作品,並希望在未來可以把這些經驗及檔案帶回台灣,釀造純屬台灣風土的清酒!

 
「台中六十五號 x 氫酸鉀」日本清酒釀造品酒分享會

歡迎大家一起參加分享會,或是追蹤「出雲國台灣蔵人誌」,了解更多陳韋仁的故事!

(本文為外部投稿)
作者:鄭祤呈,現任職群募貝果專案經理。曾開過咖啡廳、待過獨立遊戲團隊。喜歡閱讀各式類型的書,擅長整合不同資源與合作,相信任何事情都可以創造它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