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在前進的,只是還不完美:專訪拼圖喵中途之家創始人陳小祥

jie 人物 2017/05/06 動保 | 中途之家 | 中途 | 街貓 | 議題 | 流浪動物
Cover

那是個天氣很好的早晨。

位於永和巷弄內的「拼圖喵中途之家」外觀像一間普通幼稚園,沒有任何寫著「中途之家」、「貓」、「動物」之類字眼的標示或招牌,低調得讓我一度猶疑是不是這裡。進門後,綽號「燒賣」的陳小祥引我走入貓房,無論目光怎麼移動,視線範圍裡都有貓。


燒賣是這裡的大家長,他告訴我此處原先的確是一間幼稚園,受到少子化衝擊才空下來,後來被他相中租來專門照顧流浪貓。為了讓貓和人都能處於整潔舒適的空間,工作夥伴們每天早上都要輪流清掃,開門第一件事就是當個稱職的「鏟屎官」。


「寶貝,不可以這樣哦!」燒賣一邊俐落地鏟著貓砂,一邊還得將注意力分散到身旁鬧脾氣的貓、適時出聲安撫,因為他把這裡每一隻貓都看成自己的孩子,有不同的個性和情緒,也需要被愛、被關心,不是任何一個生命的附屬品。


如果你還記得,今年 3 月時立委林岱樺在《野生動物保育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朝野協商時槓上林務局長林華慶,頻頻逼問「如果我就是沒有辦法養怎麼辦?」,更因一句「局長, 你現在是在跟我對摃膩?」掀起討論聲浪。

還以為燒賣聊到這件事會和多數網友一樣大批立委言行,他卻無奈笑了笑,以一個中途之家經營者的角色跟我說:「其實以我們接觸的經驗,動物流浪有很多原因,有些人面臨的狀況真的太難解決、就是沒辦法繼續養⋯⋯」不把注意力放在指責棄養者,燒賣想盡可能為流浪的毛孩子多做一點事,讓牠們都有機會遇到新的人、進到新的家。

這個期許在心中始終清晰。中途之家命名為「拼圖喵」是斟酌再三才定案的,起初思考是想讓大家知道「這裡有在照顧愛滋貓」,但同時並不希望因此為愛滋貓貼上標籤、引發不必要的恐懼;後來燒賣想了想,這裡被照顧的貓有著各式各樣的特質和狀況,就像拼圖裡的每一片拼片,儘管輪廓與色彩不盡相同,在圖上卻都有一個專屬位置——這些還沒有等到家的毛孩子,也許正是某個人生命中遺落很久的那一塊,只是還在等。


只是還在等。」短短幾個字堅定地灌溉著每一分辛勞,燒賣想像這裡就是個讓人把拼圖拼起來的地方,是生命與生命的交會點。目前拼圖喵每月收容照護 50~70 隻街貓,其中需要特殊醫療照護、安寧的毛孩子,約佔三分之一。 


在拼圖喵的日常裡,夥伴們除了悉心整理環境,也為毛孩子調配專屬餐食。廚房內安靜忙碌的凱特像是腦袋內建一套完整資料庫——誰該吃多少、誰不能吃那個,流暢的配餐動作裡,每個細節都是和這些毛孩子長期相處培養出來的熟悉,溫柔地照料著各種需要。

室外露天處則有一台用來「化貓糞為肥料」的處理機器,以及特地隔出的一區區肥料土壤。

乍看像個小菜園,這都是拼圖喵為了在嘖嘖發起的《貓便當菜》集資計畫而準備——這個計畫名稱可能讓你不知道該怎麼斷句,不是「貓便當,菜」而是「貓便,當菜」!

(圖片來源:貓便當菜集資頁面)
拼圖喵想將貓咪每天產生的大便加工製成肥料,並與小農合作種出營養美味的蔬菜和稻米,同時規劃收費參訪模式,藉以減輕每個月罐頭、飼料、水電費、人事成本等必要支出的負擔;贊助的實體回饋項目則包含純棉提袋、多肉植栽組、土壤改良資材、小農種出的玉米、稻米等。


目前室外的肥料土壤分為待發酵已發酵兩區,貓便加進咖啡渣、酵素等數種配方經機器攪拌處理後,一袋袋肥料需放置約兩週的時間等待發酵;較為低矮的區塊則是已經發酵完成的土壤,燒賣說這邊未來可以種櫻花樹以及草莓、番茄等很受小朋友歡迎的植物,因為拼圖喵不僅是一間能照顧貓的中途之家,也樂於和學校單位或公益單位合作開放參訪,讓人與貓互動、實地瞭解貓便再利用的過程。

可是,貓房內多達三四十隻貓,難道不怕年紀太小的孩子進到這裡來,場面會瞬間失控嗎?


「我首先會跟這些小學生說,牠們跟你們一樣都是小朋友,只是長得不一樣,但都有自己的脾氣跟個性,所以要尊重牠們,不要亂碰。」

「如果我今天隨便摸你一下屁股,你會高興嗎?」燒賣總會以輕鬆口吻要小學生試著將心比心,通常這時孩子會咯咯地笑開懷,立刻明白話裡的重點。最初提供付費參訪是為了開拓收入來源,但看著小學生與貓互動、瞭解彼此的過程,燒賣認為這是很重要的生命教育,對於不同個體的尊重,可不是件讀完課本就一定能懂的事情。

(照片來源:貓便當菜集資頁面)

聊到這裡猜想燒賣從小便愛貓成癡,他卻說自己開始養貓不過才六七年前的事。在身邊陪伴至今的愛貓名為「軟糖」,為了就近照顧,目前和其他流浪貓一起在拼圖喵中途之家生活。

「牠是這裡的魔王哦!」燒賣看著軟糖笑了。一開始我沒聽懂這句話,直到軟糖後來也蹭進我懷裡黏著不動,才明白是賴著人一秒把全世界融化的那種魔王啊。

年約 40 歲的燒賣以前是一位遊戲工程師,和大多人一樣每天在「生存」與「生活」之間游移,為買車買房拼命工作、努力還貸款,直到文林苑都更案、318 學運等社會事件爆發,看著螢幕裡為議題挺身而出的人們,有個聲音在他心中變得立體:人生不是只有車貸房貸,必須為所愛的一切行動。

這個聲音延伸出來的思考是:能不能用問題解決問題、用答案改變答案

「簡單來說,我們希望透過這次的募資,能建立一個永續、友善、安全、寓教於樂的流浪動物問題處理系統。

在我們開發貓便當菜的漫漫長路上,遇到了許多的問題。
而最終串連之後,才發現,其實每個問題都是另一個問題的答案,而新的答案,改變了我們原本的認知,成為了更好的答案。」——《貓便當菜》集資計畫說明

或許是基於遊戲工程師的背景,燒賣面對問題時帶著積極破關的躍躍欲試,渴望在自由的想像裡建構出一套可行的邏輯。

「我就是任性啊!哈!」他大笑,說自己總是團隊裡先提出點子、再被眾人否定的那一個,就連當初為中途之家命名「拼圖喵」也被笑「聽起來像在賣文具」;《貓便當菜》是個需要解釋一番才能讓人消化的概念,即使是關心動物保護議題的圈內人也不見得願意予以支持,但他反覆想了想,如果所有嘗試都要等到有 100% 的肯定才能開始,美好的也許會成為可惜。


「我們都不完美,但我們是在前進的,只是還不完美。」

燒賣強調拼圖喵的天職不是「救貓」,TNR、中途一直都有人在做,他也不認為自己特別偉大,反而是看到動保圈許多前輩的默默付出,堅定了他想嘗試「貓便當菜」的念頭。

台灣人的普遍印象裡,為社會公益議題付出的人好像都要過得很「乾淨」,既要竭誠無私地奉獻,又不能讓「做愛心」沾上一丁點商業利益⋯⋯真的應該是這樣嗎?

隱藏在《貓便當菜》裡還有一個期許:為投身議題的個人或團體找出一條合理的、得以自給自足的路,讓那些長期耕耘、身心俱疲的前輩們有朝一日能「走回他自己的生活」,不再時時受放大鏡檢視。

燒賣語氣有些凝重卻不失溫柔:

「我們都不完美,但我們是在前進的,只是還不完美。」

如果你也認同拼圖喵中途之家的理念、願意瞭解《貓便當菜》提供的回饋項目,不妨在 5/20 集資結束前,點進集資計畫查看完整的說明!

>>> 
點我前往《貓便當菜》集資計畫